逃亡

我突然想起你为我画的那些画。记忆模糊,也无力再去寻找。
然而我真真切切的感受那些过去在我心里的份量。而这一些也只停留在过去了。
我怕现在会变得不一样。与心里那么深刻的画面,哪怕有细微的差别。哪怕是你用的铅笔,或者是变化了的钢笔字迹。哪怕是口头禅。哪怕是习惯动作或是笑容。
惧怕着这些。也许下一次,也许也没有下一次。

这是于我的成长,最准确的一首歌。
我始终记得那时我塞着耳机,装着卡带的随身听。我听着逃亡的时候我感觉眼里会有一望无际的遥远。好像周围的一切都能与我擦身而过,然后我就能到达最远的地方。就是这样的魔力。
才发现关于梦的答案,一直在自己手上。
那个时候太模糊了,连这是梦还是答案也看不清楚。只是我也到现在才发现,你是这样教会我为何要义无反顾。

我现在想起一周前的上海体育场。我终于能安心下来,看看亲爱的你。
当我听到亲爱的你唱逃亡我开心得想哭。当我听到我怀念的的前奏开始尖叫。当我看到你唱我不难过的时候天空下起的雨。变调版的绿光让我眼前真的全亮了起来。
我还记得一个人独自走出喧闹的宴请大厅。那个时候是未完成。一个个雨夜,我坐在还很拥挤的817上看窗外。那个时候是同类。反而是最近的记忆却没有了把握。两年前的那个儿童节,是我怀念的。可是在怀念着什么。
那么现在,亲爱的,是否成人的世界背后,还有残缺。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