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这里

第一场东京的雨无声无息地落在窗外。青峰的夏天才刚刚到,秋天就要来了。在这个没有灰尘的城市里,我可以无需担心地买各种白色透明色的小物,而不会担心变脏。而我的小房间地板上还是悄悄掉落了很多头发。
秋天了,又要重复这样的年岁。在一个人往来于纷繁的地铁间,在行走的时候能想些什么。我感受这狭小的空间,安静的人群,超过7小时睡眠就会罪恶感的城市。时间一点也不漫长,局促得很疲劳。即便是看着埋头于手机PSP口袋书的地铁人群,精致的街头美女。
一年前走过几次的路,在一年以后又已经辩不清方向。直到走进校园才想起,好似我只认得这里的路。好在我已经默默的给自己心理暗示,一年前那些心情被暗暗的埋葬下去。我觉得这样应该会比较好吧。
听前辈说在东京都是用长柄伞的,而我这几天添置好了很多东西,却一直没想过要去买一把长柄伞。是我潜意识中以为下雨还很遥远么。去池袋的那天阳光有点强烈,也好像和伞无关。如果在上海,每天出门包里被塞进一把伞是必然。
丝倍琦的洗发水有点太过柔顺,我甚至有点怀念稍稍有些毛躁和蓬松的长发。悄悄观察地铁上的美女,大多长发都很自然,而且也都不长。来接我的台湾女生也是。于是我感觉自己的长发有点一眼就看出不是日本女孩的味道。
其他的。空气不干燥也不潮湿,没有灰尘很干净,于是背过来的2号水都没有用了。习惯了天空上方乌鸦的叫声。悄悄地用emule。食物除了觉得色拉酱会有些热量以外其他都很清淡,很少放油也有不错的味道,也逐渐习惯了原来不喜欢的味増汤。几天里瘦了不少BMI低于19。还没有到非常怀念水煮鱼和咸蛋黄茄子的日子。也还未习惯食物化妆品与衣物的物价之间的差别。
每天的记录上心情那一项没有勾过sad或者gloomy。尤其是一来就能有新专辑听的日子。那就已经够好。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