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末

日落日出,每天窗外车子开过的声音作伴。墙上贴着的校历和地铁线路图,在我移动了家具的位置之后就变成了床边。满大街在夏天穿靴子的日本mm。
依然还是会和不认识的同学、TA等交流过几句话之后对方突然改变语言,中国人吧,然后开始用另一种语言对话。也被韩国传教小女生拦过几次。中日韩之中唯独没有人以为我是日本人。

我习惯食物或者没有食物,我习惯想念和没有想念。物质与精神其实都是一样。
选择和被选择都是纠结而随机的。生活亦是如此。听从他人的意见其实最终还是要自己决定。于是固然有着光环会用信心来慰藉自己,然而卑微也是必须。所以在选择的时候,其结果并不重要。

又回到周围人都比自己年长的时候,与前辈同学之间看起来似乎都很平和。偶然一次从亚太研究科的大楼的电梯里,跑进来一个跌跌撞撞的小女生,被前辈以为没人关电梯门的时候夹了一下。我们几个嬉笑着让前辈给人家小女生赔礼道歉,女生听到我们对话转头,你们都是中国人?并不理会我们的玩笑。
遇上本国国民寒暄几句总是必须,得知是个本科交换生。我心想说不定遇上我校新闻学院那些来早大交换的小孩,然后她说是北大的。在走出大楼之后她埋头寻着西早稻田宿舍的方向,似乎对我感叹的交换生住的条件真不错,我同学感叹的方向感也很不好都没有回应。然后也就没有什么融洽无间的对话。
之后想想难道这真的是80后与90后的代沟么。或者我不也该自动地把这归类为90后或是北大学生的自我感。即使是在这异国他乡,我本以为会因为国籍的联系而这些会表现得浅些。其实好像并不。或许也只是概率高一些的个案。

总有些原本预料不到的,所以我对自己说不必一开始就把所有事都想清楚。但是我觉得一定的事情就是,预料不到的事情都不会强大到胜过我自己。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