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最远的地方

夜晚的千代田线却是一如既往甚至比既往更挤,充满着工作工作工作的人群的城市。相比之下我还是更愿意傍晚时分的千代田线,在地铁驶向我的终点站时,从地下到地面,从压抑的黑暗到灯光流离,越过宽阔的河流和草坪,还有一片墓地。然而逐渐进入夜色的东京,我靠着车门看着灯光和波光,车厢里即使挤满了人而依然无比安静。这个时候第5季正好放到偶尔,突然无法控制。

想起bosnia说的一句话。所以说不该睡觉的时候还是不要睡觉,不然做的全部都是伤心梦。我曾经梦见过你,回到最后的时候,差点让我以为那是延续。醒来却发现没有需要我投入的事。从投入的事物中抽离出来是异常失落的事,就是一首到曲终的歌,或是非常期待能够改变心情的shopping time,却觉得快乐地拎回家后它们就是恢复往常生活的添加品,永远只是一时的。
我依旧觉得不去理会与逐渐忘记是最好的方式,努力地改变是最累而最徒劳的。尤其是当那个人或那件事,根本不值得你这样费力。每个人在自己的脑海中自然而然地相信着也自然而然地排斥着,就和我们看出去的这个世界,其实并不是真实的世界,只是我们脑海中反映出来的世界。视觉与心理永远是互相无法摆脱的依赖。当你试图改变一个没有生命的摆设的时候,实际上在改变他人的内心,那是何种巨大的工作量。我疲劳于再去努力这些事。
直到我走在人群中走下站台,听到最喜欢的那句话。一个人走完这段路,穿过三个路口。路过一个便利店,一个蔬菜店,一个超市,法务局,齿科,几个事务所。这样看来,这一路上还是充满着生活的。便觉得没有什么存在是无用的。

相比国内60周年的大红大紫,东京平静地进行着2016年的申奥。当NHK转播第二轮宣布东京落选时新宿东京都厅与涉谷街头的东京市民时,我觉得连这种失落和悲伤也是安静的。而这个时候我还是更喜欢大隈讲堂里的校歌。
当周围初到这里的朋友还在新奇生活的开始,或是一些我无法理解的生活方向。我只是觉得很平静。在每次被问及是否已经习惯这里的生活,我一方面非常温暖于对方的关心,然而一方面却找不出任何能够表述的词语来回应。因为就是这样地在度过,尽力地做着自己,把握着时间与空间。空气中的视听与幻觉。
在这过程中的人与人,合与不合,这是无法左右而又非常随机的事情。我与一个略年长的天津人交谈,固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固有看法,只是善良与平和,恳切的建议都让我觉得平静和温暖。我似乎很久没再为一件或是一些事一直在脑海中徘徊,我一直都认为我已经习惯和淡化与不在意这些矛盾,然而我发现也许只是我一直都在平静的人群中,没有各种恶意斗争与虚情假意。其实这真是非常理想化的网络,即使是一些无法融入也逐渐同化。嫉妒,孤独,谎言,暧昧。在经过这些之后,才有爱与最好的时光吧。
手舞足蹈聊梦想只是梦想。如果时间一直走得那么快,泪流出来该怎么办。

Leave a comment ?

22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