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灿烂盛开

台风过后太阳变得异常热烈。看到贴出休讲的通知后坐在商学院地下一层的图书馆,就好像室外的一切风声树声都与我无关。
走在商学院与社科部两幢大楼之间时犹如回到了光华楼前的大风。4年前光华楼还尚在它的元年,非常崭新的台阶和草坪。我已经忘了当时跳了些什么动作,又如何用人群和花群摆出挑战杯的字样。但是我记得那些风,和翘首以待辅导员拿来的却并不好喝的街客奶茶。然而只是为了能够温暖。

有时候需要一些催眠。俗气的也好。但是心里却希望明天就不再想起这些。
我非常喜欢那段大提琴,让我想起我懵懂的14岁,我非常喜欢的一张大提琴的CD,有一个曲子叫古老的法国歌谣。那个时候什么还是比懵懂还要不懂的时候,以为能够追求自己的东西,以为一切都是那么安静那么自然。我至今都能清晰的记得,梧桐树下的常德路和张爱玲的故居,陈旧的大提琴CD,一个长的高高的安静的女孩子,会在半夜给我写很长的邮件。我现在才知道那个曲子是柴可夫斯基的。我现在再听的时候竟然眼泪流了很久。

谁说,阿翔中间Solo里那段揉弦把一百个范晓萱和苏打绿都比下去了。
连悲哀也已老去。
我非常希望能够走出这个自己给自己画的圈。即使需要丢弃舍不得的过去和人,但要从水底呼吸到水面上的空气,只有暂时窒息。只是不能说后悔,我也相信不会。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