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寒冷的季节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冬天,我遇见最后一片树叶。
今天坐bus。很偶尔坐bus,习惯了地下的空气和铁道,因而对贴近的玻璃窗和窗外的风景尤为艳羡。这玻璃又是如此干净透彻,我从这头的终点站坐到区役所,又出门坐到另一头的终点站。
坐过太多的线路,竟然在来去的途中不自觉地闻出不同线路的气味。闷热而拥挤的绿色千代田线,连接着绚丽的表参道和另一头总是在落幕的印象中出现在地面上。有些寂寥的蓝色东西线,却总是那些安静而深刻的脸庞。灰色的日比谷线,亮黄色的短小的银座线,紫色的半藏门线仿佛也有我爱的紫色的那种忧郁。而有一次偶尔坐过黑色的都市田园线,迅速穿过几个快速通过站而到三轩茶屋,黑色总是让我无可救药地爱上。而忙碌的JR中央线,总是东京最醒目的行走标志。
然而任何一件微小的事都能感觉到力量。甚至是堵住的墨水,无法连接的蓝牙,忘记从洗衣机里取出来的衣服,每天眼角变幻的眼影颜色。也能读出自己的生活有多丰富,自己就有多渺小。不需要多言语,最好的青春是边笑着边忘记。誓言无法追悔,一闪而过的难过都只是一闪而过而已。如果记得是一种报复,那只是自己报复自己。笑,Your prison is walking through this world all alone.只是太喜欢独自。
可是这首最寒冷的季节,它又叫做我不想说再见。小女生,站起来挥挥手。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