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静

香水是我的心情。有一天我无从下手不知道用哪瓶,其实我心里是有偏好的,是Demeter的Gin&Tonic。不过被我放在上海的家里。才发现自己需要的是多冷静的空气。回来以后的这一周,几乎没有动过Cyclades。熟悉而久违的甜味让我感觉头晕。
期末让人崩溃,充斥着闭卷,论文,发表。没有熟悉的语言,尽管有我喜欢的领域。现在能每天坐东西线不用挤千代田线了,然而每次都带着沉重的脑袋昏沉睡去,有一次昏沉着出站时摔下楼梯。
所以我发现我没有了心情。我是要去做好的,可是总有啃噬着我的东西存在。小叶说美国的时间怎么就是过得比中国慢。东京的冬天一点也不冷,尤其在室内我热得崩溃。全日本的暴风雪也没能影响到东京一点点。我仿佛能感觉到我脸上那些美丽的妆在疲惫中逐渐脱落。我的方向感依旧无药可救。我本来以为我一个人多走几遍,能够多记住一些,然而转过几个也许并不是90度的弯,我已经走不回原来的位置。
等待来的预感总是相反。对于我自己我已经不想多用第六感,因为我的第六感已经在他人身上用尽。这和很多守恒的东西大约是相同的道理。
有很多东西很好看,可是还没来得及看到,就已经走远。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