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味

捡了一瓶白菜的Eclat D’Arpege之后,没事就喜欢拿出来喷在空气里走过。于是把已有些厌倦的Cyclades放起来,尽管处女座的习性说服过我定要用下最后一滴再开启新香。不过既然已是第二瓶Eclat D’Arpege,并且一年前开Cyclades的时候埋葬在毕业与一些混乱中的我,对于香味的依赖是有一些特殊的。就像那时很依赖Pleasure Delight那一小瓶试管,还在大陆没有。而前几日在T2的日上再闻,觉得甜味过浓烈而有些刺鼻了,Cyclades也如是。
于是回想那时候是怎样一种心境呢,麻痹的成分更多一些。现在闻香是已趋近独立,更期待尖锐的精彩多一些,那种埋没于大街的甜腻少女气息已经让我的鼻子失去兴趣。Gin&Tonic若不是古龙水就很符合这一点,然因为是古龙水也有它的好处,不会太过醒目;新香Love from New York其实我很喜欢,且从未在大陆与日本国专柜见过,起码在我经常活动的范围内不会撞香,甚是喜爱。又或者是那种裙摆之间无意的清新,就不属尖锐而是风起的那种味道了,天气渐热于是Eclat D’Aepege很低调也无意中有意。

其实一个转身就可以将一些场景抹去。从视觉的角度讲,其实每个人映到视野与再映到脑海中的场景与实际如何是都不相同的,因而也没有真正的实际发生了什么的说法。
还原出来的那些碎片,虽然不会再有什么意义,而也许存在下的就是意义。其实本来就尘封,圆满的尘封与碎片的尘封。只是心态与记忆上的不同。
艋舺里蚊子想起他的父亲然后说你们看过樱花吗,一滴血液也可绽放成樱花的样子,死的时候就是樱花烂漫的样子。珊妮的音乐无比透彻地打着拍子。他们的笑也可以这样的烂漫,就连死的时候也是。就这么死去。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