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

黄金周图书馆只开放3日,我却异常想念,每天从开馆坐至闭馆。我异常喜欢看埋头用功的男同学女同学们笔记本与书本上五颜六色的index tape。仿佛这是处女座的一道道标记。
中午阳光太好的时候,台阶上的座位也是安静的。好像就能吸取太阳能的味道,让身体充满能量。
看到日文版的Newsweek那篇上海是亚洲首都的文,写的异常汹涌澎湃讽刺辛辣一点不像是追溯祖宗八代的韩国记者的文风。顺带那晚在youtube看了世博开幕式,看到了作词是乱世的名。扇形教室,南区一条街与汾阳路3号,那一切好像已经过去那么久那么久。让我近日连做几个时空重叠的梦,过去的人脸扭曲的造型全部交杂在一起。
那些在记忆角落里的泥潭深处埋着的,是简单清纯与白衬衫,也有好奇心至上的卑微与恶心。他们不曾因为现在满世界的豆瓣小清新们而消失不见。依然是龌龊角落里扎根的那部分,并且生命力异常顽强地在梦魇中侵蚀你塑造起来的完美世界。

所以很明显气场不合。每个豆瓣小清新的部落格或是签名档里都有一句话叫现世安稳或是岁月静好。又或者是每个小公主的字典里都没有妥协,好像每天脚下踩着的大地都是男人的手掌心,撒娇就是真理就是符合公主国的法律规范。还有一类人,嘴巴包装得太得体而招人喜欢了,甜,甜到你不得不兑点水还是觉得要铺出来,甜到任何犯罪现场都不会想起是那朵角落里的情花毒。
真诚而直接的人越来越稀有了,墙内的人越来越古怪了。本来闷头走在一条路上的人越来越不愿回头了。以为自己成全了全世界,听取不了意见始终持有质疑,只有自己的理论与武器才是能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你们一言一语地来回,好像是韩国人擅长的运动一般,总以越趋近10.0而暗自欣喜。

所幸,这还有些春日的城市,是我喜欢的。竹下的人永远那样拥挤,而这周更多了各地交杂的语言。长裙子非常好看。每张脸都很精致。尽管这个城市的人与装扮永远没有四季固定,你跟不上它,任何人都跟不上。因为每个人都只有自己的步伐,认真而直接的。异常迷人。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