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路口新参者的巨幅海报牌已经换成了月之恋人。林志玲同学绚烂地与木村、景子还有翔太站在一起。这季月9是不是故意要把几个场景放在上海,然后在5月后开播。
签完这个月的奖学金,收到统计国费生09年发文章的统计邮件,而下个月就要开ITS的biennial会议了。我又丢失了。

台湾女生和我说也许回去了短时间内免签再来会被拒,搞了半天才弄清楚日本对台湾的种种签证政策,她一边在旁烦躁控诉为嘛就对外国人规矩这么多。我默不作声,其实这已经再简单不过了,再幸福不过了。在图书馆翻联合报,真正临到要让我做这个prez,说出这个口,好像不长在自己身上一样,是很难的。
很容易被推翻的,但是沉默为好。所以连一件小事也会很激动,尽管有可能只是我自己这样以为。因为他在点头了之后还是补了一句台湾。但是会眯着眼睛说好累啊快睡着了,然后帮我一起还掉姓名卡。不像半年前机场遇见的那个女生,现在已经不会对我说几个中文字了。

仍旧最喜欢02号的教室,层数越高越好感。还记得两年前第一次来这个城市时,写的第一篇发给日中的长文便是这个城市没有灰尘。而因此带来的最在意的,并不是穿很久也不会脏的白鞋子,也不是头发未干在街头的清新舒适而非上海的粘滞感。我最倾心的是玻璃窗,一路旅行时巴士的玻璃窗干净透明得窗外的一切都触手可及,可以拍摄任何仿佛没有哪一层阻碍。
02号的教室也是,坐着靠窗的这边就像窗外的一切都是你的。可以看到大隈讲堂的时钟。天空晴朗晴朗或是大雨清澈,祈求天光更长,极喜爱这样的与天为邻。

我知道无法改变了的,回不去,也停不下来。但我知道什么是要去做的。
亲爱的你的相册是这样美,包括名字。我又很久没见你了。竟然已经近十年了。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每个人分享着不同时段的青春。你知道的,我们有那样一个水做的夏天。

Leave a comment ?

15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