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局

我觉得这之间的遥远,已经超越了我的行走能力。我开始有些躲避。或者其实我一直在躲避着。
开始不再问什么,不想知道什么,不想回答什么。或者也应该把自己的能量去掉几个等级,才能保持不被侵占的内心。是否能一直有着自己的脚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实在是件太难的事。
这世上没有能一直追究的原因与公平。但依然还有要坚持的事。
这世上也没有能坦诚相对的人。即便这是一个太好不过的幻想。即使是追逐和化解,最后也依然无法坦然。于是不再继续想了,于是有了前面这样的从因到果的关系。而有哪一天你会发现。或者是否不被发现才是说明我的过渡期得到了通过。
让你们都在这一场或下一场出局吧。不会在意的事,亦不会伤到你的心。

Leave a comment ?

79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