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

我的手机应该很久都不再是这个彩铃。下一次爱情来的时候。整理nano文件夹时又开始循环播放。
就突然记起高中时某次路过熙熙攘攘的华师大后门长风地区,在路边盗版碟摊子买的那张陌生人。假如打绿和cheer适合旅行的路途。那么Tanya,你始终是我安静时最好的慰籍。金曲奖上JJ唱你的一曲抛物线,你的眼神里面能包含的东西那么多。是闪亮的,淡定的力量。

又是写完论文的一个早晨。上周四上午做新闻自由的发表,由于早上6点支撑不住倒了一会就起来了。读音还没完全查阅好,紧张加上缺觉使得我的喉咙突然失了声。我念着稿子一边说着对不起可是我还是说不出话来。
那个时候我没有感到恐惧,只是觉得很难过。
我感到这不出话来的沉默,就像是你对着我的样子。
我原本认为不会改变什么。其实只不过是用记忆来掩盖这其中缺失的十多年。我从不敢直面,就和恐怖片一样习惯躲避。
即使我仍然熟悉你说话的方式,口气和内容。只是那些都变成了空白格。
或者其实十多年前就是缺失的。因而我从未曾了解过什么。
因多多少少,你都是变的。我却始终陌生。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