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楼

独立的一种标记。爱憎分明得让我满意我自己。不需要靠言语的吹捧来获得内心的膨胀。
我就喜欢在时差的另一头看着你,你知道我是看着的。坚持做完自己心中的期盼,即使期限到了,然后过期了。
是个慢热的人。这和能迅速地看清谁谁的样子并无关联。
世界上最美好的45件事里面,我想最美好的,是一个信任的眼神。

清晨的风清凉。我的头脑也清醒,直到我睡至炎热中午。
爬上闷热到窒息的天台。我想走出去,我爱这个四季分明的世界。
定下飞往新千岁的机票。甚至想没有黑夜地沿着铁路前行。初春时奈良一路时的景致依然在目,兴许已经不记得沿途的站名,可是铁路在农田,低矮的房屋之间路过,临近那些生活与生命的本质。就连阳光也是如此。这才是获得的初衷。

近日因为听宝贝,翻出这张专辑。想起这曲与我终于失去了你的李宗盛的合唱是曾经的喜爱。
我走进回忆,去见另一个自己。我想问她也许奇怪的问题。
伤心其实合理。赢的人幸福,输的人憔悴。
她已经不在。也许只能沉默过境。退出彼此的禁区。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