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白

前日晚上回到上海,或者从澳门回深圳的那时候,都有些时光隔离的感觉。好像在我的以为中,时间没有前进,时间中的你们也没有前进。
片段分割开来,每一段都太丰富,就有无法落笔描述的感觉。或者甚至都有空洞失缺的感觉。但实际上也许只有我以为中的世界是滞留的。任何人与事都不曾等待过我。
尽管有些地方是陌生的,但是另外更多的地方是熟悉的。也许算明白为什么最后那个陀螺也无法停下来,因为回到最初一层梦境的感觉也并不真实。植入的意念也许太强大,曾经想过的想好的都会被改变,所以更别说什么许下的承诺。
日程紧凑地安排,却还是怕拖延症导致的未完成。只是原本和Rose说好的菲律宾之行看来是不能成行了。尽管纠结于想得太远,可是有时候就是不知道下一秒。于是只能慢慢填满眼下的那些空白记忆。记成可触摸的,可阅读的,或者任何可感受的都可。也许只有这些记录才牢靠,人的记忆已经是最不可信的了。寻找蛛丝马迹的本领还算成熟。只是这种记录与补白,却成了深夜里病入膏肓的根源。
但依然还在一笔一划地写着,因为我想这些都是弥足珍贵的。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