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的是北海道 1

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写这三大段的旅行记忆。但总归北海道的画面是最深刻的。如果整个处女月就是用来相聚与回忆。

这座日本最北部的岛屿,最好是能住上个几个四季,才能看遍它的美景。于是最后一日去北大时,我拿回入学案内,在回程的飞机上像当时申请时一样虔诚地阅读。也遥想过跨校延长文部省奖学金进学。在北海道旅游,尽管JR与各种巴士的交通方便,却仍然因为地大人少,若有辆车能自驾随心,是最好不过的了。
事先订了五日间往返新千岁的机票,一大早去,大半夜回,因为这才不用加附加费用。酒店是订的各地的东横inn。不喜欢拖着行李跑来跑去,于是虽然每天都跑不同的城市,除了函馆那晚需要看夜景而住下以外,其它几日都以札幌为据点。这也导致原本心心念念日本最后的秘境的知床和钏路没了可能。知床五湖从明年起有了进入限制,所以不知道还是否有机会。

八月首日出发之前因我病入膏肓了的拖延症,最后一篇课程论文还没有写完。一边打包行李,一边写好剩下的提纲和找好资料,准备在飞机等无网络的情况下也能写一点是一点。被同学说,是去北海道也摆脱不了学术。
而那班航班实在过早了,我着实有些为当时一时冲动定下的时间而略感后悔。计算一下只能坐东西线5点多的首班地铁,到日本桥换线再等特快抵羽田。JL507是第一次坐双层飞机,只是无暇顾及大型飞机和清晨云层的美景,便迷糊过去。直到空姐递过来一杯咖啡,我打开笔记本开始写论文。
早上9点便到了新千岁。出机场坐JR到达札幌市内还不过10点,我说平时这都赶得上第2限的课了。寄放了行李之后去寻觅当地美食,所以看到全国连锁的一律掠过。最后晃来晃去还是札幌拉面。事实证明各地我们可以承受的当地美食,永远都是某某拉面和某某啤酒。只是这家叫一面入魂的拉面店与店内小哥让我喜悦。店名容易让我联想起期末前郑大世来做的演讲标题中的单词。
走出拉面店天气开始下雨。身心俱疲无心浏览雨中比东京不拥挤太多的札幌街道。看过几家北海道物产店之后,终于挨到2点可以checkin进酒店休息。雨天给了我呆在房间学术的理由,只是凌晨3小时的浅度睡眠与旅途奔波让我无力抵挡倦意便沉沉睡去。
醒来已是傍晚时分,房间外已经雨过天晴。我扎了个头发和同学出发大通公园的札幌啤酒节。兜过了一遍之后还是选择了Asahi区,那晚的小吃与扎啤都很满足。看着Kirin区一长管带龙头的扎啤,一桌要好的人一起对酒,是这个夏季傍晚最好的风景。
回酒店的路途中看到一个行为艺术者,蒙面全黑色着装摆着姿势一动不动。而当我想拿起镜头时,他向我摆了个ダメ的姿势,于是作罢。虽然还想穿过马路,然后在马路对面拿起长焦镜头。
北海道的甜点与牛奶制品让我欲罢不能。巧克力品种太多,却总归抵不过白色恋人。

叙述时总无法精简重点与情绪。新的九月来临时伴随台风与大雨,与此同时的也是我无所适从的心情。淡忘的过去竟然是一点也记不起来,人的记忆真的可以过滤掉这么多内容,甚至是一些本质。那么,过去这样东西的存在又是为何。
我又是有些犹豫,也是有些看不清就能放任之的态度。但你明白的,这一切都已太迟。

Leave a comment ?

19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