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的是北海道 3

前一日是唯一在札幌之外的一泊。函馆好似安静很多。梦里都有浪花拍打的声音。
第四日赶上早班车去大沼公园。半国家公园的样子。
不过有趣的是在公园门口有一家名叫台湾的餐馆,尽管餐馆内依旧还是拉面乌冬面火锅啤酒等日式餐饮。而确实有不少来自台湾的旅行团来这里包场吃饭。
再坐上JR去洞爷湖。没有在洞爷湖泡温泉是最错误的决定,不过待到冬日再过来应该更好。最后回札幌。不过更爱的是这一路。一瓶札幌啤酒,一盒大沼特产。看片休息再看一路美景。
回到札幌后坐了楼顶的摩天轮。这个摩天轮太小了,和横滨,台场抑或大阪港的没法比。沿路寻觅到了一家烤肉放题店,决定无所顾忌一回。正巧这家店还有各式国旗的桌子,选了个好座位,拿掉棒国国旗,换上五星红旗。放题吃到撑。再去看了札幌电视塔,虽然有些山寨东京塔。不过灯光无比美丽。塔下也是啤酒节的一个小分场。还有一幅描述札幌电视塔的图片甚是可爱。

最后一日。上午在北海道大学,确实当即决定要过来读博士。这实在是座美丽的校园,虽然不那么干净,有一些灰尘或落叶。走到北区后面的观光媒体学院时还比较生态环境。但感觉很亲切。在情报科学研究科大楼里兜来兜去,即使穿着简单的女孩子笑容都好看。没有在早大校园里那种身边都是精致的女大学生,只有我土里土气每日在教室与研究室两点一线生活的感觉。
北大博物馆很好。大野池很美。拿了入学案内,以一种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心情。吃过北大食堂,走到札幌站坐JR去小樽。半小时即到,略去此处遭遇的电面若干。
小樽的美在于细节,这不是一座一眼望去就到处是美景的城市。但是是你每一处都能发掘美好的细节。运河边是各式表情的人,有一对韩国人让我给他们照相。小樽港很安静,让人在烦躁的心情下也能平缓下来。物产店各式制品们的精致丰富让我们迟迟留恋差点赶不上回东京的飞机。
最后忍住了没有买玻璃制品,忍不住买了挂件。没有顾得上晚饭就坐上特快线赶回札幌,取了行李再奔赴新千岁机场。回到东京已是深夜11点多。巴士居然20分钟就到了葛西,路边的24小时吉野家们都是加班归来的西装男。

回到东京的感觉其实一下子会变得很空洞。虽然还是后来关西回来的时候感觉比较深刻。空洞和麻木导致除了整理照片以外不想做任何事情,甚至都迟迟没有准备赴港回国的行李。好像我还是从一种状态到另一个状态的适应太延迟吗。我本以为确实已经训练得很好了。
或许已经不在叙述那样的状态了。恋爱的犀牛中杜拉斯的话。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确实是很可笑的。可是也是很无奈的。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