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

对机场一直有很特别的感情。前几日上的一节日文阅读课上,“境目”这个词,我当时着实不理解它的意思。川上弘美暧昧与深刻的文风是喜爱的类型。机场这个地方,也许就是“境目”最多的地方。越过这扇门,走过这条线,你就抵达了下一站。这种感觉,确实还是很“微妙”的吧。前阵子读过阿兰的一本《机场里的小旅行》,写得较普通,但那些机场的小细节与小情结甚是喜爱。犹记得前个月回国在首都机场停留时,国内的手机因托运在行李箱里而无法获得,对日上也已然没了什么兴趣。在地理与通信上都隔绝了的这几个小时间,我记住了T3的复杂方向。当听服务小姐的京片子不习惯时,就会被各方袭来的各类语言冲淡,冲淡了脑海中为我设定下的“这是首都”的概念。
对成田的感情已然比浦东更深刻。也许是因为她记录了这几年来从等待我到我等待的过程。也许是因为曾固执地等待至深夜,曾迎接过阳光的清晨。没有别离,没有依靠,甚至没有饥饿感。在成田时永远是一个人的努力,因而让我感觉它离我更近,更有相依为命之感。当没有人能伸手让我抓住时,周围的空气都会变成让我识别方向的工具。
这次回东京时决定从机场坐巴士回葛西,之前都因为巴士的时刻间隔太长而选择电车。因此这次等待巴士时我回到了一个月前曾停留过的那个晚上,才发现原来这里叫做meeting point。很有意思的,每个夜晚都有那么一些素未谋面的不同肤色语言的人在这里,怀揣着各自的心事和目的地在这里等待第二天清晨起飞的航班。于是这种概念下的meeting point被赋予了更多的色彩。当然我知道白天时它的用途不是如此。其实对于没去过几个国家的机场的我来说,还没到一定时候来写些什么。回东京半个月,每天想着论文而又写不出来。也许是写博客太久而懒散到组织不出来学术论文该有的语句。假如能跨过这个槛,就可以计划之后的行程。不过却总是拖拉行程的记录,着实是个坏习惯。
崎玉的曼珠沙华已经满开。红叶情报也已经临近。是要在纽约过一个真正的圣诞,还是生来南方的我体验一次冰天雪地的北海道,或是春暖花开时的台北和知己的沙发床。

第36个故事里的那个问题,假如可以选择,你会用学费用来念书,还是环游世界?好不容易现在有一个最近关系又被冷下来的政府给我付了学费,这次开学时我鬼使神差地回复了选择延长博士奖学金。一下子邮件蜂拥而来,压力突然变得好大。
念书确实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却有一个缺点,在你的世界中时间好像过得很缓慢,阅读了多少本书,发表了几篇论文,好似一年就只是如此。而实际上这个世界却已有了巨大的变迁。也有些人已经渐行渐远。
假如念书与环游世界可以兼得,也算不浪费护照上这几个国家的签证吧。

Leave a comment ?

10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