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夏的关西 2

被某同学考古了一下关西的照片,便想起这已经是拖延许久了。

上次写到神户。第二日早晨出发去神户南京街。其实就是中华街,不过比横浜中华街的规模要小很多。而作为一个上海人,显然趣味最大的就在于叫南京东路和南京西路,以及南京南路和南京北路的四条街。走到一家上海餐馆喝粥,和店主讲几句上海话。
不过说起中华街,近来是10月,看到横浜也好神户也好,在10天之内要过两个国庆节。换几面旗帜和颜色,一下子就与自己有关或者无关。便也觉得有些微妙。
下午去异人馆。有英国巴拿马中国等好几个国家的馆子。大多都是当时领事馆之类。英国馆很有意思,以福尔摩斯为主题。从藏酒室到福尔摩斯的帽子,我都很感兴趣。虽然那个帽子戴的方法不对的话就有点像鬼子的帽子了。之后去了旧中国领事馆,红木的家具或者青花瓷的马桶,雕刻精致的门窗和楼梯,都是很中国的样子。除了邓爷爷送给金正日的礼品会出现在神户这一点让我很费解之外。
下了异人馆的高坡,回到三宫吃晚饭。本来是要去有马温泉的,但是实在有点遥远。加上在地铁处看到附近有家二宫温泉。顿时两眼放光。无论如何找到二宫温泉是这一晚最后的目标。

第三日一大早就起来。大焕同学出发去港口坐船回上海,我则奔赴大阪和maple同学扫荡大阪土地上最后一块宝地,Universal Studio Japan。第三次去大阪,保持了每次去关西都会有一天时间在大阪的记录。对这个城市倒也谈不上喜欢,大概是在东京生活久了,总有一些对比的味道。
至于USJ的攻略已经在版上发过了,具体也就不再重复。其实就是买4张一套的express pass,足够可以很轻松地玩遍整个乐园。但说实话经过了后来世博的排队,在USJ的排队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并且USJ的那些4D们,也远比世博任何一个要精彩得多。不过最值得的还是火鸡腿加麒麟的组合,那只火鸡腿比我的手大多了。后来我还想去坐第二遍过山车的时候,maple童鞋却以怕火鸡腿被吐出来为借口回避了。
最后的结论是USJ比Disney好玩一些,是将我本人玩过的一个USJ和三个Disney对比的结论。至于Orlando Disney的Harry Potter主题乐园应该还是更有吸引力的吧。最近又有蠢蠢欲动去新加坡新开的Universal Studio的念头,不过听stefanna说连买票都要提前预约,便觉得还是等不那么热门的时候再去罢。
晚上回到梅田已过9点,maple事先定了道顿崛的づぼらや,也就壮着胆子去吃河豚,幸而发现自己还活着。

第四日是要去和歌山的。大阪过去一个多小时。路上聊的大多是从前的人和从前的事到了现在的样子。不管每个人改变了多少,总还是会幸福的,幸福或多或少,却也足够。这是一种本能。所以原本那些贪念那些拉扯都是徒劳,流过的眼泪却也真实算是一种时间的纪念,而那些分手的祝福实际上却也是多此一举。
和歌山是个安静的城市。一面靠山,一面靠海,路上行人不多。和歌山城古老游客较少,我在城顶看了很久,目光所及之处便是太平洋。在车站和maple道别之后,他便回名古屋,我回和歌山站等待回东京的巴士。因离巴士出发还早,便寻觅了一家星巴克。依旧无聊地走了两遍地下通道,在车站的7-11等了许久,听身边的年轻人带着关西口音的聊天。

又一次坐夜行巴士,记得上次回东京之后是发誓不再坐了的。好在夏天也应该比较舒服。
这趟巴士回去时是经过京都和奈良的。到奈良时还不算很晚,路上还有些回程的旅客,却没看到几只鹿。夜降临得很早,不是节气意义上的,是灯光的柔暗,很早便进入安静的夜晚。我没有见过奈良的夜晚,我在车内努力分辨窗外的这段路,是否是我曾经走过的那段。
到京都时已经接近午夜,因接京都的游客点是在京都站附近,因而依然明亮吵闹。回程一路依然没有睡着几分。不过途中路过高速公路的几个休息点时,我选择了下车走走。夏天的夜风还是很清爽,商店很热闹,一点没有半夜的样子。而商店街之外却是无尽的黑暗。
接近清晨时我盼望着能早点回到东京。即便不是那样归心似箭,也不是上次那般拖着病榻的身体希望能早点挨着家里的枕头。大约是6点时路过横浜,那大约是早晨最好的时光。我看着窗外的这个城市,发现她比我过去看到过的任何一次都要美丽。比东京宽阔与大气,却也依然繁华和迷人。许是我在高速公路上穿梭与盘旋,超越了从前能看到她的任何角度。
司机再也准时不过地在7点准时停在了东京站。我依旧无视所有人的眼神素面朝天一副隔夜面孔坐上东西线,而这次的地铁上已经有不少上班的人群了。回到东京就像回到一个有规则的节奏里,一跟不上步伐就会掉队,只有宅着写论文时便能不知窗外四季变幻,商品也能上架下架许多次。
第三次关西之行就这样结束。因为接近8月的盂兰盆节,宿舍里的人越来越少。倒也安静了不少。

最近读了一些城市学的文,发现自己一直以来对城市的敏感度较明显。因此不仅是在旅行时在脑海里记忆着许多个城市的样子,在考虑去向时也有明显的考虑和倾向。只不过深入的研究应该是做不大到了,一座城市该是多少因子的综合体。而我对每座城市的感情,又该是受到多少因素的影响。是人事,还是物景,或恰好是时间的作用。那些种客观的从历史到民族到建筑的变迁,我想是无法做到公平。
但总有一些内心的驱动,让我对他们的存在产生兴趣和到达的欲望。分享来分享去的那些励志文不是都这么写吗。坚持下来了,这就是你的资本。
飞机为什么会飞。不是因为引擎,而是因为有了梦想。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