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のしずく

昨日去老板家home party,在世田谷的一幢小别墅。尽管大小上和格林世界的不能比,却有日本人家独有的精致和安静。师母是学音乐出身,跟我们开心地聊Nodame。就像nodame一样快乐地享受音乐,是她觉得最幸福的事。因而在和两个刚有孩子的同学聊怎样让才是发现并发展孩子才能的做法。就像女儿也不再做音乐,作为Columbia毕业的医学博士,据说兔唇是她的专长。嫁了一个台湾人,在纽约的时候,当然因为一直在美国长大,也并不在语言这个问题上有何特别之处。
从老板家出来之后跟潘潘一起去了庆应。早晨要喝清咖,太阳下山了之后候就喜欢热摩卡。山上是建筑,山下是体育场的感觉让我想起了厦大。
时间正以我无法追逐的速度前进。在不同的环境下都是不同的角色。说不同的话,做不同的表情。但无时无刻都希望此刻眼前的人真实。
突然听到好多年前松隆子的那首歌。那是一个怎样的时刻呢。恰好是一个刚开始的年纪。即便现在觉得当时应该再做一些努力,但相信当时的自己,一定也有坚定的时刻。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