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过的难

在演剧博物馆藏书处发现了很多的好东西。小津安二郎的巨幅珍藏图书,未公开的映画。亚洲图书处有不少珍藏版图书,雪白的一套天下远见版白先勇,抚摸封面的痕迹感让人着迷。还有侯孝贤的映画。
老板给了出张费申请单。自从羽田开了国际航站楼,增加了多个城市的航班,其实本来就存在上海东京的包机,于是对我来说并不太喜悦。不能在每次去羽田的巴士上,听到司机说请前往上海、北京、首尔的旅客在最后一个航站楼下车,尽管我也通常是在前两个航站楼下车。唯一好处是这样的羽田在变得平民,于是现在订往返时可以有羽田成田的混搭航班了。于是时间与距离上来讲NH910就没有NH1172更有吸引力。
这整个semi就有点诡异,一开始是老板兴奋地拿来小野洋子的书让我们看,说是他老婆喜欢的,说着说着又兴奋地爬进中间的电脑桌前开始上youtube找约翰列侬的Imagine,找了约翰列侬的还不算数还找了某小女孩和克林顿合唱的。我们一面埋头填表格一面抬头看他手舞足蹈,他也不顾我们在奋笔疾书啊就为了制造气氛关了灯。
有时候安静得可怕。有时候却像个孩子。

天气交替的诡异。今天似冬日,明天来台风。手里攥着的还不愿放下。其实我们都已经获得更多了。当岁月记住女人的容颜时,是让这世上记性最差的动物做证人,还是让一言不发的一路风景。我们都有自己坚持的东西。就像是那封Dear John。
不再说这太难了。是难过的难。这却是世上最易写下的字。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