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秋

10月末就开了暖气。汤唯的这个片子名字正合适。最近补片的时候注意到一首YUI的Please Stay with Me。是在当作背景音乐的时候轻轻进入耳朵时就一下子记住的。突然觉得之前怎能忽略关注这个与我同岁的创作型才女歌手。唱腔却让我想起Avril,像是温柔版的Avril。明天后天还在武道馆有演唱会。不过依然是属于走出地铁站迎接地面时换上的曲子。
这个周末夹杂着台风晴朗和雨天。也就没了Halloween的气氛。我尝试了札幌ラーメン和おでん的组合,以及土豆南瓜鸡蛋plus柠檬汁牛奶沙拉酱,都取得不错的效果。
对TED稍微做了点了解,对其魅力还有待发掘。继续阅读小野洋子和侯孝贤。补片的同时也开了新剧,对于东野对人性揭露得太彻底太血淋淋还是有些觉得残忍。怎说,太直接以致于连你自己也许都曾想好的推辞和假象也会很轻易地被推翻。对于演员,虽然对志田的印象一直很好,但近来几部都觉得没有最初的那种智慧反而有些小家子气。佐佐木在我印象中一直是反派的,所以自然而然眼神中的飘忽就变成了怀疑。于是这样的组合看着尤其诡异,让我不得不去翻看在世人口碑中登峰造极的广末凉子与小林熏的组合。

正好是七年整了。那个你又梦到的小镇。坐着篮球场吃饭或是荒郊野外的咖啡馆写报告,还是一串比喻成黑珍珠的苍蝇。蓝色的手机,深夜也在敲打70字符内的语句。那是在一个全新的环境,从未体验过的自然农村。早晨起来需要穿厚衣,正午却可短袖,夜晚可以看得清楚闪亮星星的地方。我也已不记得那时候的我是擅煽情还是擅隐晦。只不过你看,我又犯下这个毛病了。
或者又是可以唱November Night的季节。这是我听到它的第四个年头。对于这首歌,是每个11月1日我都会想起去听,像每日7时的闹钟一般准时。我尝试不再用它做这一天的日志标题,想了想改了又改。我有没有向你说过它。我也许向每个你都说过,但是没有人能真正为我记住。也许当时的人也不会记得为何,那些个冷暖的交替。冠冕堂皇的话听得太多,却知道最后一句才属于自己,没有人能代替自己。细节的确认,能让人欣慰而心生感激,但同样也能让人冷漠。我不记得了,这是最好的回答。
听说窦唯去五棵松看王菲了。三年前,想起的并不是我的年岁。所以,当这些词句再次回到眼前,往事是否能像摇晃的列车影像一般。你们,正好分布在这个地球的不同角度。是要告诉我,无论走到哪处都会有记忆的风尘。
看了这些个名字,是多久多深的人群。我已经向前抑或不知是哪个方向走了很久。随着年岁跟随脚步,也许与我能共同喜怒的人太寥寥无几。也许我真的太少去看望这些。如此想来,现今的一切也会如同当时。不论是成长上还是物理上的距离,永远都相隔太远。
深夜即使开着暖气依然在字字句句中从脚底至头颅的冷颤。在清晨无论几次醒来都还觉太早,却已不能入眠。却始终不曾知道,再醒来即又回黑夜。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