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光 1

在世界还沉浸在早庆战的胜利与齐藤佑树的名言中,那一句仲間です还是很让人感动的,热爱棒球热爱早大的热血青年们都会为之动容的吧。还发现佑树同学说这句话的那个镜头还挺像大野智的。趁着这个难得的只有早大学生才放的假期,和悦悦两个人出游日光,打破一下两点一线的生活。
对于日光不只是想看红染的枫叶之美,更是爱这个城市的名字。或者也有一些是因为醒在梦境上,梦在清晨上的曲调。

这次大约是行李最轻松的一次旅行,甚至比每日通学还轻便。少了上网本和书籍的重量,背上单反也不觉重。没有选择太早的快速列车,因还是周五不愿和通勤的人们挤车,还有充足的时间起来洗个澡。10点半在東武伊勢崎線终点站浅草,做了功课确定了要坐哪班列车,复杂的铁道系统还是找了一下才确定。尽管后来发现这还是有点问题。
似乎是到北千住还是春日部有一群老人上车坐在我们附近,像是集体出游一般热闹。分给我们吃蛋糕和糖果,一边说着おいしい。上午的阳光真是太好,出门时因天气预报说日光区域气温比东京低了10度,便几乎武装上了冬天的装备。而此时阳光照进车厢,加上车子本身充足的暖气,甚至觉得连秋天都太暖。
和悦悦聊了一会她便睡去,我继续玩玩iPhone看看电子书或者视频,只不过爱轰不够持久的电池续航能力让我不敢太放肆。时而看看窗外的风景,之所以爱这样的旅行是爱这铁道的旅行。还记得有一次去听一个prof的seminar,问起某个日本男生的爱好,他说他是铁道fan,就喜欢坐各条线路,经过各个站台,到达哪里也许并不太重要。去日光的一路从东京向北,是要经过崎玉、群马、到达栃木。看着完全不同的城市性格之间的转变,从建筑的性质到人物的装扮,停留车站时猜测在这些人口较少的小站来去的人们都是在做什么,都是很有趣的。
下午1点半左右到达下今市站,此处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当时列车做了些调整停留了几分钟,车上乘客也走了大半,包括那些老人们。我没以为发生了什么,因为事先特意选择了直通的路线不必换乘,就心安地坐着等待。从下今市站再次出发两站之后,列车显示停在了东武日光站。而我们第一天的目的地是鬼怒川,迷惑之时列车员上来告诉我们到终点站了请下车。我不解为何列车从下今市分线路之后走了日光方向的支线而不是会津高原方向的主线呢。想了很久没有想明白,直到我坐回下今市重新确认,才发现从浅草出发的列车,一路到达下今市之后分成了前4节车厢与后2节车厢,分别开往会津高原方向和日光方向,而我们恰好坐在了车尾的地方。从浅草出发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这点,坐在列车的不同位置还能导致不同的结果。

于是稍耽误了1个小时左右才到达鬼怒川温泉站。去观光案内所拿了地图和景点介绍,在食事处吃了日光地区有名的ゆば系列食物,其实ゆば就是豆腐皮,不过真是极嫩的软滑与香气,与国内所见的粗糙褶皱的豆腐皮完全不同。彼时已经3点多了,徒步去不远处的鬼怒川大吊桥。
大吊桥横跨整条鬼怒川,连接温泉一条街和后面一座大山。我从未走过山间这样极高的吊桥,桥下是湍急的川流,雪白的流水的声音在山谷里尤其响亮。吊桥虽大且有钢筋绑实,但走在上面还是挺摇晃的,长度也比较长,在桥上拍照就算是单反也容易被摇晃抖动。且两边的护栏其实并不高,我反复和悦悦讲这桥下怎么不张一个网,跳下去实在太容易了,恐高的人应该会有些顾忌。每年4月至11月还有水上的活动,只不过11月的现在已经很冷了,山下水上应该更是冰冷。走到桥中间望向川流有看到一艘漂流船随水流飞快经过,船上的人们还向桥上的我们挥手呼喊。
摄下连绵群山的时候总觉得怎样也拍不下如此美景,至少需要超大广角镜头才可涵盖。山上大片的红叶和青山蓝天白水在一起,这样的美景只能记住。鬼怒川的几个鬼的样子很搞笑,其实我也不是很懂它们代表什么,两手交叉的楯鬼、手指朝天的诞生鬼,个个表情喜感。
走过吊桥开始登山,左边是两处瀑布,右边是大钟和瞭望台。很久没有好好运动过了连骨头都有点紧,其实登上瞭望台也相当于鼓浪屿日光岩的程度。和我们一起还有一群日本年轻人,在大钟前拍照留念时故意摆出各种疲れだ的表情。
从大吊桥离开时大约4点半,太阳已经下山,我开始感到强烈的寒冷。终于觉得冬天的装备不是浪费。本想过去两站路到龙王峡,回到鬼怒川车站看到下一班列车还要一个小时,觉得再过去真的是天都黑了于是作罢。在车站旁边发现这个车站也设计得很有意思。车站前广场有一个可以泡脚的温泉,旁边有个木质钟,整点报时。我们到达时刚好5点,和悦悦坐下泡脚。才5点啊,已经天黑开始点灯了。站边的温泉真是个贴心的设置,每天工作了一天或是登山旅途疲惫的人群,从车站出来刚好可以泡个脚休息一下,尤其是北方寒冷。

脚底暖暖地开始寻觅预定的酒店,因为天已经全黑,找了一会才找到这家叫福松佳祥坊的酒店。因为事先在るるぶ上预定的时候觉得这家太便宜了但条件又都不差,进去之后才觉得真是订对了地方。因为山形原因,酒店虽然有7层,但通向大路的酒店大堂是在6层,在大堂另一侧则可以看到山下的清泉。我们的房间在7层,视野也不错。和式榻榻米式的房间,很宽敞,落地窗很明亮。
找到酒店之后放了点行李,就出门吃晚饭,路上行人已经很少了。在一家店吃饭时也基本没有其它客人,只有店主一家人在热闹地看电视,可是当时才6点多啊,平日通学时7点吃上晚饭已经算很早了。我不知道该怎么适应这奇特的作息和奇特的日落时间之间的平衡,在东京时就一直没能习惯。期间边吃饭边聊日剧很开心,我大约日剧百部斩已经快要修炼成功。果然任何东西成为习惯成为熟练之后就可以很快乐,好像属于自己的一部分一般。
回到酒店之后下楼泡温泉,虽然不是天然的。露天的也有,室外气温低而水温高的感觉很舒服。就是丢人了一把,因为我们怎么也没找到房间里的拖鞋,于是只能穿着靴子穿浴衣。真是おかしいあああ,从浴室出来回房间的一路特意留意不让任何人看到我们这么丢人。因为回到房间后我们立刻找到了拖鞋的,于是笑趴。之后我们看了很久一个搞笑的节目,都是一些艺人的中小学照片曝光之类。一直等11点看了秘密的第四集就睡了。
感觉自己是很快就入睡的,很安静。也许是两个相差4天的处女座姑娘总能气场相合。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