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光 2

总算可以登陆了,也不知道假如发生日志丢失的人是我,假如系统在恢复过程中始终无法让我登陆。丢失这里定会让我痛不欲生,但假若比起大火里失去10年手稿的中文系教授,还好,一切都还好。况且,我还能回到这里。忙完了一个快把我榨干了的申请和论文,却使不上劲去奋斗下一个。还被告知一些预料外的变动。罢了,我从来就不再担心我已经付出的一切,因为我已经把能做的都做了。前些天刚说过我不再说这太难了,尽管你说要我做一定能够做到的。不论真心还是恭维,我都至少认为能认同我就是我的努力。也许是我对困难的阈值已经太高,普通的那些在我眼里不值一提。确实,不是我故意的。不是要看不起你们。所以我想了想,还是觉得这还好,不难。

把日光的记录补完。
第二日我比闹钟更早起来,阳光已经透过落地窗射进来。睡惯了宿舍的席梦思,再睡硬木地板定有肩膀酸痛之感。收拾好房间出门,好不容易感觉没让自己繁琐的准备程序让别人等待。
早晨的鬼怒川地域是清新的,尽管是周六早晨,但地小本来居民也少,很是安静。路过一家物产店,只有在里面安静忙碌的老妈妈,让我以为是不是还没营业。试着问了是否可以买鬼怒川名物温泉馒头,很热情地招待我们。在车站便利店买了三明治和咖啡就坐上了去龙王峡的列车。
一早龙王峡就有挺多游客,大多数都身穿登山服登山鞋,相机三脚架之类准备齐全。不像我们是完全业余的,还穿靴子呢。在山下看了下路线图就开始hiking。最长的一条线路是要到达川治温泉的,我们必然不会走那么远。决定在第二站处返回。
龙王峡的景色太迷人,我和悦悦即使走过这边千米山路,穿过彩虹桥又走过那座山,又下到山下的流水上晒太阳,都不觉劳累。路途中时而有景点或是动人的角度停下来拍摄。这条名为龙王峡自然研究的路,在各种温暖色彩的阳光之下乐此不疲地走着。半途还听到有人在山头吹笛,望过去远处有个人安静地坐着吹笛,笛声在山间川上悠扬,只可惜这次出门没有带长焦镜头。
回到车站已经正午12点,下一班开往日光的列车在半小时之后。虽然hiking了两个多小时,但在日本习惯了的作息很少在1点前吃午饭。于是在休憩处喝了点茶,吃了两个不知名的小吃。真的是我们怎么研究名字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于是点来吃,再买了日光たこ焼き带上列车。

到日光国家公园地区之后,看了看很多景点相隔太远。最远的霜降高原是没法去了。而且当日是周六游客很多,听案内所的工作人员说过去的巴士很堵。于是我们决定徒步走去日光世界遗产区域,轮王寺,二荒山神社,东照宫并称为二社一寺。路上先是路过了神桥,碰巧那天有人举行婚礼,神桥封路。不过即使普通时候过神桥也需门票。
世界遗产区域内红叶成片,有红黄相间的,有红绿映衬的,也有通红通红的,在太阳下很是美丽。轮王寺的大殿在修建,很可惜外型没法看到。日光的东照宫,是日本所有地区东照宫的总社,江户幕府第一代武将德川家康的灵庙。感觉和明治神宫很像,宫前的大道两边是参天的杉树挺立。二荒山神社前有夫妻树与亲子树,用来保佑夫妇与亲子。参道的途中还有两颗树,左边是杉树,右边是楢树,长在了一起,叫縁結びの御神木。假如我们不被围观的众多游客吸引而停下,是一定不会发现这处的。用日语来解释才知其中妙处。「杉楢一緒に」→「すぎ・なら・いっしょに」→「すぎなら(すきなら)いっしょに」→「好きなら一緒に」。取了衫和楢的谐音,而因为它们长在一起,于是最后取了谐音后成了”如果喜欢就在一起”的结缘之意。对着两棵树恍然大悟后的我们,似乎是有些明白了什么,慢慢走在归途夕阳映叶的路上。
因为看好了回东京列车的时间,于是还有挺充裕的时间吃点东西,再打算买点おみやげ。买了一盒三猿烧和柠檬cheese cake。三猿烧实在太太太可爱了导致我到现在还没舍得拆包装。

尽管眼前的美景太留恋,回程的一路上也还是有些归心。尽管我从不是个此处安心即是乡的人,或者说这个过程太慢以致于我意识不到。但不知何时回到东京的感觉就是回到一个自己熟悉的地方,回到一个温暖的地方,说温暖不是因为矫情或许是列车里催人入眠的暖气导致了温暖的幻觉。但不置可否,我逐渐变得希望停留在这里。它不再是我人生途中的短暂驿站,而重要的是我自始至终都是非常喜欢它的,这让我更觉得无比欣喜。喜欢过的变得不喜欢了,或者是拥有了之前没有得到的的之后就不再珍惜,每时每刻都在这个世界上上演。而喜欢着的依然喜欢着,这是多美好的事。在4sq上搜索定位时看着不断接近着东京都,在崎玉春日部停留的时候,下一站就是北千住了,我们不约而同地提醒了对方。
北千住也是曾经我住过的邻近之处,经过的那条河与大桥是以前千代田线的必经之路。在接近车站时突然看到车窗外同方向也行驶着一辆列车日比谷线,也是从崎玉经过北千住开往都内。但有趣的是因东武线速度较快,于是我们的列车一点一点匀速而不停地超过它。正逢晚7时多,列车里还是有不少周六加班的工作族。它们面无表情乘坐地铁的模样是平日里最常见的风景,而在彼时,隔着两道车窗与缓缓向后的列车,我望着他们,感觉是这样的异常。好像是他们在离我远去,并且是缓缓地,在我的视野里远去,仿佛是从我的世界中逐渐消逝。
当我再回过神来已经到站了。我和悦悦分别然后搭乘各自的列车回家。东京果然是温暖许多的,我确信着。周周说过,“原来幸福这个词是需要对比的,和更惨的人对比。虽然我觉得这样不好,很阴暗,可是我必须要告诉你,通过对比感受到的幸福,才是实实在在的,看得见摸得着的快乐。” 是的,东京是温暖的,对比北方,即使是稍北一点的北方,那也是我现在向北才能望见的方向。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