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

Critical Reading课上读关于教育学的一篇文。在反复听着选择自己喜欢的,其它的皆可丢,不必要成为进入大学的考试机器云云的言论中。我始终坚持着这样的方向诚然是正确的,然而即使那些不喜欢的科目,考试总考不好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去解答的问题,它们也是你人生学习中的一部分。如果不是它们,也许你连许多基本常识也不会懂。而实际情况是,你对人生中太多东西的喜好与厌恶,自己都是觉察不到的。一个人的主观意识是及其片面的。面对着这个巴西女生眉飞色舞讲述着自己当时对算术是多少厌恶,在几岁时即决定要念国际政治。诚然贵国的教育体系没有中国存在这么多不确定与不得不。诚然自由的国度让你们长成更加有理想有果断力的青年。但假如真如你所讲所有算术技能都可抛弃,你还是否能在这世上存活,你做论文时还是否能用起数据分析。
做学问也不能太任性。
中学时代我并不太擅长数学,特别是坐在小叶同学的边上更是差上一大截。大学时期尽管与做题出身的硬盘同学们相差甚大,但高等数学仍是我爱。现今偶尔算几个题,依然思路清楚。在异国人群中经常是最快得出结果的一个。我甚至有些不理解许多如此简单的计算,他们都要算上好久,细看算题思路许多步骤都从头算起,毫无各种方法可言。The Social Network开头Mark说,中国是世界上天才最多的国家。我却觉得都是学习的基本常识。

近日来的上海成了关键词。这一年多来被问及来自中国哪里时,从来不会像那些省份略微艰难地描述自己的地理位置与汉字书写,还不一定换来一句知晓。上周在seminar时一个河南姑娘说,中国的地方电视台资金来源与广告没有关系,都来自政府支持,自己无权决定做什么节目,广告总是来回重复播放,电视直销充斥着节目间隙,云云。最后在众人对中国电视媒体逐渐变化甚至轻蔑的眼神中,而这个眼神我见过太多了,我忍不住说,上海电视台不是这样的。尽管受一些管制,尽管有一些资金支持,但不完全是政府化的。那个时刻,我承认自己是个任性的上海人。
任性的上海人,在今日摆了满街的鲜花,你们都是好样的。任晓雯学姐,更为你骄傲。一直都反感与拒绝关注社会中的阴暗面,拒绝那些无用的同情心。一直认为嘴上说的话实在太轻易,不会丢一块肉少一分钱,掉颗眼泪也不可惜,怪不得这些人个个福态与富态。
人本自私,这次只因是上海才让我多得一眼。但看的太多拷贝不走样的谩骂却心生厌恶,骂政府的也好,骂硬盘人的也好,仿佛上海人在外形象中的势利又萌生起来。我更欣赏无需多言,静心哀悼的人们。在死者面前的叫嚣是有多无力也有多吵闹,你们却不会真想去做一份彻底的事故调查报告。你们所站的地方才是中国,身在国外实有切身体会。但在国内的大地上又有多少人能理解这句话,终究只是躺着金钱权利臂弯里的任性。
要说如此,上海这分开的两派人群时常让我困惑,那些喜迎合嘴似刀的拜金作女,我实在不愿与其同称为典型上海人。但那些聪慧独立的上海女人,你们却是我的榜样。

不是没有新时代,新时代早已在我们面前。跟不上它快速步伐的,不只是被抱怨的政府,是太多没有行动的人,是借着传统观念借着政府强制借着社会环境为借口而做不出改变的人,是太多贪图享受的人。
我没有那么高尚,只是不想那么任性。我尚且有自己的目标。严严说的对,到了那时候我希望自己能有一些能力去做什么。希望到那样的时刻,能再有底气地对世人的那些眼光说一句,上海不是这样的。

Leave a comment ?

11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