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区

也许是时间刚好两倍向前,我感觉时间这样迅速地飞过去,在我与世隔绝的时空里。我闷着一些难过,加上前几天囤积的伤感。我不知道该向你说什么。
这竟然已经是2010年的最后一天了,东京地铁也在今晚开始通宵运行了。所以理论上我其实应该走出去,保持这个时差直到我回到上海,可是我的脑袋已经快要装不下了。而我又极怕了丢失刚过去的这些珍贵的记忆。
我从刚才就一直在纠结,我到底是该写一封email给你,还是写一篇纽约之行或是2010总结的blog,或是整理照片,还是转身开始收拾东西。
可是我终究discard写了一半的email。正在写一篇不着边际的blog。缓缓看过一张一张照片,偶尔调调照片的光线和色彩。照片上面的我头发已经那么长了。没有装饰,很细碎的松散,没有挪威的森林里直子海藻般的长发那样有些粘湿的气息。2011年我将会改变它,可是终究还是舍不得的。这头发的样子就好像是我这些年的状态。松散的凌乱的纠结的,但结局就还是这样自由自在地没有伪装地真诚坦然地生长。

关于飞行的纠结大概会留到下次再有欲望时叙说,或许也就没有了。在走下飞机之后我突然像丢失了另外一些东西而不是在安检处丢掉的那些。
面对这个温暖了一些的城市与周围熟悉的有条理的一切我感到很安心。终究东京是让我安心的,是我这两年独自行走独自成长的。可我现在很想带你们走走看看这个美好的城市,想告诉你们我喜欢哪条列车线路的沿路风景,哪里灯光美好人群交错,哪里安静的让人沉迷。
这两天反复着伤感其实并不是我本意。拖着严严拖着Jerry童鞋拖着小月童鞋伤感也都不是我本意。可是我就是不可救药地伤感起来,甚至感冒已经逐渐好了伤感也没能有好转的迹象。或许是这次水星逆行严重影响到了横跨很多个时区的我。iPhone上的世界时钟始终保持着4个城市的转换,可是时刻换算着你所在的城市与时间实在太累了。我在进退两难的这一个地方,期待有甚至只是一句话的降临能将我赎出这个境地。就像是点评饭否的那一句话,我不曾放弃你,你不曾放弃我,这便是最美好的结局。

但至少我能很清楚地感受到一些爱。在不着边际的虚无缥缈的未来和决定面前,我还能实实在在地触摸到拥抱到你们的温暖。我不多言语,真心感谢感受到的人。爱或恨,我将它们带回这个快14小时的城市保暖。
你告诉我的悄然带过的决定,在伤感的作用下变成了沮丧。那么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又会是什么鬼东西。打开豆瓣小组是想看Susan的,迎面第一句却是处女女很难吗。挑剔纠结挑剔纠结,慢热,没完没了。这次水逆期间着实发生了太多事,我若不悲不喜即能成一尊佛像。我宁愿大哭大笑,好在有你们,好在我可真实地向你们表达这些。比起那些不够坦然的人生,我觉得自己很幸福。
早晨7点。我也早已混乱这该算是个什么时区。我可不可贪心地求跨过这一年的时候会经过无数个小时。直到所有的你们都数完最后一秒。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