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明天

2011年3月11日。東京。天氣晴。

我在學校研究室裡看書,正在MSN上和浸會的師兄探討如何將我的拖延症發揮到极大值。
然後地震來襲,我很平靜,因為平時實在震得太頻繁。後來愈震愈強烈,持續數分鐘也沒有停下來,我隱約覺得這次似乎不是鬧著玩的。是沒有時間思考的,那個時刻大約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會明白腦袋是怎樣一片空白。環顧四周決定還是蹲下鑽到桌子下面。
其實心理壓力最大的是之後那數分鐘。在那劇烈的搖晃裡,我不知道自己的躲避方法是不是正確,我不知道震到甚麼時候周圍會不會突然傾倒下來,我不知道這一切甚麼時候才能結束。我一個人,拿著愛瘋給你發短信但其實手很抖一直打錯字。剛開始有一瞬間3G沒了信號,再爬出來看看電腦發現網絡也斷過。心跳不止,開始重新連學校VPN,好在還可以連上。於是看到網上有報震級在7.9,後來想想上週其實就有過7.2的也沒放心上。從那時開始Softbank的手機信號就一直中斷了,打不出電話發不出SMS,好在3G還好可以上網。
緊接著就有好幾次都是7級以上的餘震,震感和第一次差不多。每次我抱著愛瘋躲在桌子底下的時候都在想下一次我是不是要逃出去。餘震間隙我跑到樓下Mavis他們研究室,Mavis尖叫著說她跑出去了可是看到樓們和電線桿們都在搖晃,覺得天旋地轉實在太可怕了。我們抱作一團互相安慰,後來我回到研究室看新聞更新到8.9級以及引發了更可怕的海嘯。研究科的老師開始一個個研究室check大家的安危。

餘震不斷的下午我就一直處於躲到桌子下面和爬出來的狀態間切換。確實,是第一次有覺得自己真的離死神有那麼近,尤其是當身邊沒有人和你一起時那種孤獨無援的感覺。那樣的時候,不知道會不會哪次餘震就更厲害了,或者持續的震動就突然把研究科的樓震翻了。我不敢跑出去,學校在山上也沒有太大片的平地,跑出去反而只會有被砸到的危險。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我的神經雖然已經很麻木了,但還是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於是我嘗試打電話回家以免爸媽看到新聞會被嚇死。一開始顧不上甚麼直接撥長途,可是手機信號已經癱瘓了。於是登上愛瘋的skype給媽媽打電話。當時她還雲裡霧裡不知道我在講甚麼,我說反正你之後無論看到多麼嚴重的新聞只要記得我沒事就好了。
看到地震後起火的台場,被海嘯淹沒的仙台,巨大地震的恐慌也沒有掉眼淚的我突然哭了出來。一個人只有當你所處的世界面臨災難的時候,才能切身地體會那種面對災難時人類的眇小和無能為力。或許身在東京的我還不能真正體會宮城和岩手地區那些災民們無家可歸的感覺。地震當晚我們只是回不去,但至少家還在。可是他們是連家都沒有了。
東京交通停滯,電車地下鐵巴士都停了,除了taxi無法回家。推上說不少在公司上班的淡定的日本人開始預定身邊的酒店,然後繼續工作,這是怎樣一種心理素質啊。NHK開始提供網上直播,因為手機不通所有公用電話免費,Skype也能免費打日本地區的電話。
我努力平靜下來想了想當下情況,地鐵不通,且海嘯預警時刻都在警戒著,讓我不敢回東京灣邊的家。於是我去學院事務所申請了留宿研究室,然後和Mavis出去FamilyMart買了點食物。大街上人很多,大家都在走著,走著,沈默而安靜地走著。除了人很多以外,幾乎和平時沒有甚麼兩樣。所幸去便利店的時間還早,還能買到一點便當杯面和水,後來都是貨架一空的場面了。
Softbank的手機一直不通,無法和幾個朋友取得聯繫,不知道他们都在哪裡是不是平安真是很心焦。到晚上11點突然收到了Sandion的SMS,但回撥過去又不行了。這個時候我們是有多痛恨Softbank的破信號啊。導致Sandion童鞋今天拉著我就去看Docomo的Galaxy,她說那天晚上看著身邊Docomo的人都能發短信打電話真是絕望得不行。一個師妹正好在新宿上課,後來被帶到我們學校避難所避難,本來是打算讓她過來我研究室,後來也是因為手機始終無法聯繫上而放棄了。好在有很多人和她一起,滯留在學校食堂裡過夜,有提供避難毛毯和食物。

晚上就一直在研究室裡,收到了很多很多朋友的關心。的確,這樣的時候誰會第一個想到妳,誰會不顧一切找到妳,盡量輿妳保持聯繫確保平安,都是那樣清楚地湧到妳的面前。他們的言語,甚至是其中焦急的語氣。妳聽得出來,妳真切地感受到。
一直開著NHK的新聞,卻是愈看愈難過。海嘯的畫面,遇難名單,褔島發電所的狀況。妳從未像這樣虔誠地祈福,希望災難不要再來了,希望受傷的人再少一點,再少一點。
遲遲沒有入睡,儘管一早就來學校看書,然後經歷了一個神經高度緊張的下午和晚上,很累。一個人在研究室,除了NHK的畫面,一片漆黑。躺在三張椅子組成的“床”上,祈禱著這個黑夜不要有海嘯來襲,祈禱明天我們都可以活著相見。半夜偶爾手機信號有恢復,有很多朋友打電話過來。也終於聯繫上了Sandion,她在理工校區避難所過夜。還打電話回去給linlin,葛西那邊似乎都還好。於是我說我明早就會回來,只要今晚平安,妳一定要注意東京灣的海嘯,我們明天一定要活著見面。

就是這個夜晚,2011年3月11日,是我這一生都不會忘記的夜晚。我有深切地想過如果沒有明天,只有這樣一個夜晚。我還有甚麼沒有完成的遺憾。是對你說對不起,謝謝你,和我愛你嗎。是害怕最後一刻沒有找到你再見你一面嗎。這樣一個晚上是太需要有個人陪伴,太需要那是一個你最牽掛也是最牽掛你的人能輿你一起共同生死。朋友們都和我說,去找研究科其他人抱團吧,或者去人多的避難所吧。也許不用多言語或是依靠,只要有人在身邊就可以了,那樣一種輿妳同在的力量會給予妳巨大的勇氣。
我最終一個人,合衣而睡。半夜持續好幾次6級多的餘震,幾乎一個晚上都在大晃小晃中。躺在椅子上望著黑壓壓的天花板,最擔心不知道哪一次堅強的東京就堅持不住了。幸好。妳真的很勇敢。從這一夜過去,我就甚麼都不怕了。
我已經將最壞的結果也想過。人只有在最極限的時候才會認真地考慮這樣的如果,如果沒有明天。不是你說的太悲觀。如果我只有你一個最愛,我也沒有遺憾。If I die tonight。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