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每天當成是末日來相愛

2011年3月12日。東京。天氣晴。

清晨醒來,學妹打電話過來報平安,並且說一會離開時一起走。東京的天氣好得讓人覺得昨天發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場夢。而打開NHK之後看到已經過了4位數的人數一下子又跌入現實。
去學校正門還了鑰匙,駐足再好好看了看大隈講堂。昨晚妳安全地保護著我們實在是太好了。妳一定要一直平安地,美麗地在那裡。回頭看到校園圍牆內探出一排綻放的櫻花漂亮極了。不是驚喜而是難過,這本應該是日本最美麗的季節啊。去年在京都大阪看過迷人的那一季櫻花,從未遇上過這樣美的春天。假如去年還像是一個新來的客人。今年本可以篤定地和許多親愛的同學一起,就在東京,彷彿是我們自己的地盤上,再在櫻花樹下看櫻花飄落。
儘管外媒謠言不斷,人心惶惶。可是依然相信這個國家和她的人民。任何傳言飄來的時候,都會自己check一遍新聞。這樣的時候誰會比妳更接近第一來源呢,且在妳比大多數人都更有這種語言的理解能力的時候。
回家的路上東西線比往常擁擠得多,每站都排成了長隊,在平時從高田馬場去西船橋的方向更是少見。地鐵上的人們都帶著昨晚在外過夜的衣物,睡眼惺忪。但大家依然安靜地,有秩序地排隊上車,彼此像是心照不宣一樣的,能體會彼此的辛苦。
回到家裡準備接受慘狀的我發現家裡情況比我想像得好很多。除了架子上瓶瓶罐罐掉了一地,但所幸香水們沒有摔碎。書架非常堅挺地立在那裡,上面的書本基本上沒有倒下來。於是心裡一塊石頭落地,好像一下子回到往常的生活裡,放鬆下來去洗了個澡邊看NHK新聞邊吃東西。雖然後來Sandion對我吼,妳竟然還敢一個人洗澡,萬一大的餘震發生想逃也無法逃。

2011年3月13日。東京。天氣晴。

今天休息好了起來,沒有去考試,雖然是挺難過的。但終於算是好好休息了一個晚上。地震震级修正成了9.0。活過來的我也終於能夠nb拽拽地說,姐姐我也是經歷了世界第四大地震的人了。
學妹住在千葉浦安那邊斷水,過來我這裡洗澡。還給我帶了甜點和口罩。她說是的,地震了之後其實雖然還很鎮定,但只能24小時開著NHK更新新聞,和國內的親友報平安。而原本的生活卻無法繼續,要做的事情完全做不進去,更是沒有看過一頁書。本來就已經在崩潰期的我,完全沒心思去想未準備的材料,list上沒有發出的郵件和網申,許多堆成山的沒有完成的事情。而事實是妳只是在自我躲避,偏偏妳是在輿全世界做鬥爭,沒有人會體諒妳。
想到這一點的我會很恐慌,甚至比核泄漏更讓我不知所措。下午出門去超市,麵包、便當和杯面,以及純淨水都已經售空,因為地震後很多地方斷了gas,現成的食品成了最大的需求。和Sandion還有Estella一起在Lotteria,幫她們做了web test。好像就回到了往常在研究室裡奮鬥的情景一樣。燃燒了一堆腦細胞之後,加上40多個小時緊張的神經,和Sandion決定去居酒屋發泄一下。
震後的我們絲毫不顧卡路里這個東西,能有吃的就已經很滿足。點的都是油炸、cheese、冰淇淋,各種高熱量的東西。暫時遠離NHK,遠離餘震和海嘯。好像和射手女在一起的時候,我的上升射手就很容易跑出來。好像甚麼都沒有發生,又好像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一般,放肆地大笑,碰杯,發神經。
地震之後,會清楚地感受到妳可能一輩子都很難遇到的兩種情感。一種是不在妳身邊的人對妳的那種牽掛,比起甚麼卿卿我我的小情感,這樣的牽掛是妳從未感受到過的強烈。還有一種就是輿妳一起的人,此時此刻覺得比往常任何時間都輿妳更親密。因為同是堅持下去的夥伴,是彼此排卻恐懼,給妳加油,讓妳不再孤單一人。每次見面都慶幸此時活著相見而擁抱,離別時約定下一次更要平安相見。
當然,輿此相對的那些人,卻顯得更明顯了。

2011年3月14日。白色情人節。東京。天氣晴。

今天東京天氣好得過分,好似半個月前出發香港那天,溫度升到和洛杉磯差不多的程度。
我匆忙整理了申請浸會的一些材料,奔赴學校。由於今天起東日本地區實行“輪番停電”,很多電車都停運。雖然都內基本不停電,東西線依舊堅挺地運行著,但是班次減少很多。10點在葛西站正遇上一次強烈的餘震,當時車站的廣播響起,地鐵和電梯都停了。身邊的人們在原地站著或者坐在樓梯上,等待地面晃好。沒過多久東西線便恢復運行,只是比往常擁擠得多,每站都會停不少時間。最後一路坎坷地到了學校,成了震後第一天“上班族“之一。
一整天就像打仗一般,划去schedule上的一件件事,儘管還是有好多沒有完成。到下午4點,不管那麼多了,把成績單和證明裝進信封就奔去郵局寄EMS給Ateens。然後奔回家收拾東西。晚上0點的飛機,我自然是很喜愛這個時間,出門前為了響應節電還清理了冰箱關了電源。除卻08年那次來日本外,第一次在新的羽田國際線Terminal出發,非常淡定地相信輿葛西距離20分鐘的羽田是不會來不及的,坐上了最後一班葛西到羽田的巴士。
羽田恢復得很好,新的Terminal很漂亮。在海關入口處,我路過一對一對擁抱的戀人,分別的親人,他們緊緊擁抱或是親吻,一個人彷彿要將另一個人留在另外一個世界的畫面,讓我實在受不了。假如平時還能傷感地唱一曲“不流淚的機場”,那像這樣的時候,妳連逃也逃不過這樣的視線。就像是要從妳心裡拿走一個人一樣。
從羽田起飛後俯瞰的東京灣夜景真的好美,因為節電原本其實更要明亮。還好海嘯沒有來襲東京灣,也希望不會再來。許多人羨慕我選的日子真好,能到美國躲一段時間,現在飛上海的機票票價已經翻好多倍。可是我卻一點都捨不得。震後在東京的幾日,竟然成了我最愛東京的幾日。從未有過如此不情願地離開這裡,從未有過如此心疼這座城市。

此時此刻,我在飛往洛杉磯的NH1006航班上。開著Eagles的Eternal Standard廣播,等待放到我最愛的Desperado,雖然應該是Hotel California更應景。這10個小時過得特別快。作為再大的時差也打倒不了我小組組長,竟然已經適應了當前的時間。這個白色情人節,我竟然過了足足40個小時。而作為一個日本的節日,今天大概會是日本最安靜的一個白色情人節吧。
離開了東京的我特別特別想念妳,從未有過如此強烈的想輿妳一起努力的願望。這也是為甚麼今天下午,在我焦頭爛額地不知道材料該怎麼辦的時候,依然決定走進學院的事務所,拿了四校交流派遣學生的申請表。也許只是為了讓自己再多留一些時間,輿妳在一起。
這會是一個很重要的決定。我沒有說我想好了,甚至我一點都沒有想好。但是我想總有那樣一天,船自然直了,我們就看見自己做下的決定,將我們的生活帶向了怎樣的遠方。那個時候,我不會忘記當時在9.0級地震的那一刻做的夢,現在終於實現了。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