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寒冷的冬天是舊金山的夏季

儘管10天之內從9.0的地震區到了地球的另一端,2012卻依然跟隨著我。三天三夜銷魂的三藩之行,充滿了各種世界末日盜夢空間的錯覺。誰想要經歷一下世界末日的?請隨我一起旅行。儘管如此,依然不能阻擋我喜愛三藩的心。假如我是先遇上這個城市,說不定會為妳而努力。
從LA出發去三藩的一路上,由於一直在輿一個作人和一條狗做鬥爭,所以儘管很開心可以一邊挑自己iPhone裡的音樂放,一邊欣賞沿路的美好風景。但還是染上了一身狗味和狗毛毛。在很大很大的Stanford兜了一圈之後終於吃上了想念很久的Tofu煲。是的,我就是跑來加州吃亞洲食物的。
晚上絲絲的一個柬埔寨朋友給我們調了瑪格麗特。酸酸甜甜的Margarita,第一個創造她的是洛杉磯人。從某種程度上我也是美好名字控。
回到Simis家,是到第二天晚上才發覺他的室友是我03的師姐。師姐幽幽地說,我應該做過妳的TA噢。我就被震暈了。世界真是有這麼小的。

大概所有人都會喜歡三藩這樣的城市,又像是個城市,又像是個天堂。沿著漁人碼頭的一路美食美景美人兒一直到灣區,顏色豔麗到心醉。上坡和下坡此起彼伏的街道是三藩最迷人的地方。從坡度最高點停駐,像是過山車前的短暫停留,一路望向海岸終點。還是不免落俗地還是喜歡上了九曲花街,只是這個季節還沒有開花。在絲絲的車上蜿蜒下街也能感受坡度輿彎度重合在一起的美感。
開過三藩的標誌金門大橋,我總算是可以體會這絕對是世界上自殺率最高的橋。這樣迷霧飄雨的天氣裡,走上這座橋就彷彿看破紅塵後就可縱身一躍。橋的對面是Sausalito,那樣的感覺像極了安靜時候的鼓浪嶼。回到downtown,走過Union Square,去Chinatown吃川菜,Creations Dessert House的芒果黑糯米。亞洲之外最大的中華街,我卻覺得比橫浜的更大。“天下為公”的中華街大門,有廣東話“注意落車”的公交車。一切都是熟悉的,但卻是另外一種感覺。
三藩也有很多怪人。那天一路上看到好幾對反串的婚紗新人,就是穿著大婚紗挺著大波霸的男人。更不用說漁人碼頭那一路的奇人們。如果要小葉來說,三藩的司機們一定也很奇怪,起碼不同輿LA人民,讓他這個司機很是煩惱。不過我覺得這是因為三藩奇怪的道路們,副駕駛座上的我已經完全被三藩的路標搞暈了,Garmin的GPS在這裡也會發生各種靈異事件。
小賀問起怎麼大家會都跑來三藩,我們想了又想那個“春暖花開聚三藩”的源頭在哪裡。應該源於我從ANA瞬間訂下的飛LAX的美好機票,興奮地發在版上之後引發的大水吧。所以感謝每一次你們為我各地奔來,見到你們實在太開心。如果是這樣是2012又有甚麼關係。

回程的那天其實在三藩的時候天氣大好,於是我們才會如此戀戀不捨這座城。終於能在藍天白雲大太陽下面坐在碼頭邊,和海岸對面的惡魔島打招呼。張牙舞爪地吃大螃蟹,吃的滿手螃蟹味道和檸檬汁蕃茄醬,然後引得一群群海鳥和我們爭奪食物,順便留下一些它們的“產物”。所以這樣美好的天氣是怎樣也不會預想到本應該更加陽光明媚的南加,卻正在迎接2012的到來。
在漫長的加州5號公路上開出了大半,身邊不斷穿過不少牛羊風車和連綿美好的群山風景。已經開得我昏昏欲睡,不停地吃橙子。大約I5還剩1/4的時候,看到電子牌說前方某段I5被封,只好改道58。週日晚上臨時封高速,改道過來上58的車子越來越多。終於多到我們只能蠕動的地步了。與此同時,一開始還是雨加雪的天氣,開始轉為鵝毛大雪並且愈下愈大。蠕動的速度愈來愈慢,直到再也不動了。就這樣在車隊裡等待一個小時,兩個小時,等到身體各種機能都在跟妳提意見。
遵紀守法的洛杉磯好公民,也終於忍不住,在一排車集體開入緊急車道之後,不得不彪悍了一把。找了一個最近的出口下去,然後進入一個杳無人煙的小鎮。我們一開始的目的很簡單,找到一個加油站加滿油,買點吃的,充好愛瘋的電池,然後回高速上繼續蠕動,且做好了徹夜蠕動的準備。但一下高速之後才又改變了決定,因為再回到車隊裡完全是慢性自殺。然而兜遍了這個本來就沒有多少巴掌大小的小鎮,所有的Inn已經全部滿房。直到最後賴在HolidayInn的lobby裡,經理終於同意收留我們。
3月下旬,在這樣一個叫做Tehachapi的溫度零下的下著大雪的南加小鎮,我們蜷縮在暖氣不足的賓館大堂,沒等到天亮就已經被凍醒。一杯熱咖啡的溫暖,比任何時候都讓人勇敢地上路。因為相信一定可以看到太陽的升起。
這是我10天之內第二次因天災而露宿他處。10天之內對生命觀的成長是巨大的。假如世界末日來臨,是相信會有人真心實意願意和我死在一起。還是,與其看到那個曾說好輿我一起的人在最後一刻丟下我去逃命,還不如一開始就一個人安安靜靜地死去。

說嚴重了。回到歌頌美好三藩的主題思想上。作為一名城市居住家candidate,我很喜歡這座城。
是從三藩回來之後看到這句話的。最寒冷的冬天是舊金山的夏季。據說是馬克吐溫說的。還有一部寫90年代末期中國赴美留學生的小說,取了這個名字。小說裡說,“當時馬克吐溫一定在失戀吧。”
最難跨越的障礙已經過去。它甚至幫助妳克服了那些糾結纏綿的小情緒。妳大可在世界各地四處遊蕩的時刻,輕輕問候,擦肩而過。最寒冷的冬天,是那天下飛機時的那場大雪,它已經融化蒸發最終消失。
從今天起,妳已經從這場災難裡畢業。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