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度

離開你時,天氣晴。

奮力將兩箱純淨水從Ralphs搬回來,來回尋覓了好久沒有合適堅固的紙箱子裝它們。最後小葉說,用一個裝衣服的塑料箱子裝吧,再送你兩條當初GA團夠箱包時候的打包帶。應該夠牢固了。
當夜依舊5點入睡,一早7點多就被小葉拖起來。你聽了一個電話對我說,早上有traffic,車子會提前10分鐘到。你在門口站了很久,一句一句前後沒有邏輯地關照我。然後上課去了。
在LAX托運掉了那些水瓶子們,心裡無比欣喜。TBIT航站樓沒有Starbucks是LAX的一大失敗之處,在航站樓尋覓了一圈free wifi無果。開始撥小葉臨走時關照我拿走的兩隻3107號橙子,來抵擋睏意。這是我在加州最喜歡的食物。
11個小時後ANA依然提前了很久降落成田。15天度日如年的想念,入境通道一路的牆上Tokyo loves YOU讓我差點掉下眼淚。把45瓶水運至成田空港物資支援處,你們一遍遍向我道謝與鞠躬。我頂著沒有倒過時差的腦袋疲憊而開心地笑著,雖然我知道當時我的面色一定灰得可怕。時差與各個時差中的人,你們佔據了所有我前進與後退16個小時的時光。
入境時候那一句我最喜歡的日文。「お帰りなさい。」此時此刻如此貼心。

在Hollywood的那天,路過Pray for Japan的Donation,我與你們講話。我把身上所有的現金都捐了出來,你們給我拍了相片,給了我紀念T恤。其實我與你們講講日文就已經很滿足。所以晚上警察叔叔問我,爲什麼不嘗試taxi回家呢?我很不好意思說我身上沒有現金。
小葉,最後我們也沒有去成從第一天便開始說要去的Little Tokyo的shabushabu和店主講日文,不過我還是有和老闆娘電話裏講過幾句的。沒有去你最喜歡的The grove。有時候總覺得可以下一次可以再去的,便一直擱置著直到失去最後一點時光。
三藩的驚魂之行讓你感冒,於是無法陪我去vegas。但是你帶我去Rage瘋狂了一下是有比vegas更銷魂。謝謝你,這輩子不會有比你更好的知己。我們從認識開始一直到現在的九年時光,是我們的青春最閃耀的時光。謝謝這些閃耀的記憶裏面,都有一個快樂的你。所以有你在這裏,即使沒有實現的那些,我篤定地認爲下次我會再回來去實現它們。
生活總是變化得比故事更曲折的。所以我未曾想過會有這樣的一個改變,所以面對你,我其實還沒有從那個人那裏回過神來。可是又陷入了不解,一開始就是真實的我,卻反而沒有繼續的空間了嗎。不過感謝你還是讓我明白了一些什麼。
或多或少受一些地震的影響,我分散了太多注意力在另外許多地方,只是到了一個與大家在一起的地方生活。在LA的這段日子裏,得知了延期開學,和許多回國的同學一樣成了短暫的失學兒童。在埋葬掉一些東西的同時,也在逐漸爭取一些對於未來的可能。在一開始對於震后的情況還是很混亂,內心糾結是回東京還是回上海還是留在LA的時候,你說的沒錯,半年呢,我都可以留下來過個生日再走。雖然我說,那樣我就畢不了業了。匆忙從東京離開和各處的牽掛,直到最後一刻才狠心彪悍地訂下幾張機票。實際上,還是捨不得這180度的轉身。

沒有想再多敘述與你們在一起的這段日子。有太多美好的記憶歡樂的笑聲。又有太多坦誠才能面對的事情。它們都深刻地在逐漸消亡中悄然生根。是屬於那種,不去觸碰便在歲月中掩埋,一旦提及波瀾壯闊。
我會永遠珍藏這個2011年3月。即便許多人說像是一個2012的預演。從一個個絢麗的場景裏轉身,在一次次劇烈的搖晃中絕望卻更生希望。燈光搖曳下終於能扯下傷口,車裏車外一場場大雨裏我們終於能夠笑出眼淚來。這是即使疼痛,也可以無與倫比的美麗。更重要的,是溫暖的時空裏還存有擁抱過後留下的香水味。
它們是這樣深刻地,在我的記憶裏。

昨天太近,明天太遠。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