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City of Sadness

淡水。
去淡水那天上午去陽明山看海芋。4月至5月海芋季海芋盛放,大片大片白色與綠色,即使山上冷風吹得我們風中凌亂,最後在山中的一家illy坐了許久。放著舒緩音樂的,顧客稀少的illy,透過透明玻璃窗邊喝咖啡邊看海芋,還有現場烘烤起來的coconut厚片,看起來確實略小資。
在陽明山半山腰等巴士的時候遇到幾個台商在買水果,聊了一會還送了我們幾個巴樂和橘子。阿土說這乃是借花獻佛啊。後來證明台灣人民都是喜愛搭訕的。當地農民種的水果確實是又嫩又美味。
從陽明山下山後回北投再去淡水。經過北投,沒有來得及去北投風景區看看。除了風景區,北投也主要就是溫泉鄉了。在日本居住的人民表示對其它地方的溫泉都難以再有什麼興趣。

淡水車站是淡水線終點站,紅磚車站很是美麗。走到老街的一路發現了不少讓人發出,啊是天仁茗茶,啊是四海游龍之類的感嘆。自從去年冬天在Manhattan的Chinatown喝到天仁茗茶的那杯暖洋洋的奶茶之後,就一直心心念念之。上次帶媽媽去Yokohama的Chinatown時也有一家天仁茗茶,只是裡面只賣茶葉。不過一開始在台北的天仁茗茶都是有奶茶鋪的,後來到嘉義的那天才發現其實天仁茗茶確實應該是只有茶葉的。而只有比較熱鬧的城市和商圈才會有奶茶的小窗口。
說起茶類,台灣的茶類飲品店實在太多了。除了天仁茗茶以外,連鎖店還有鮮茶道、50嵐、鼎茶、什麼茶鋪、歇腳亭等等等等,更別說還沒有形成大規模的小奶茶鋪了。說到歇腳亭,那個故事便放到台中篇再說吧。而在大陸到處可見的85度C,Coco都可茶飲這些台灣品牌的連鎖店,在台灣本地的分佈倒不是特別多,主要也是其它連鎖店實在太密集了吧。和日本的便利店是一個道理。
看到轉彎去老街的那家四海游龍時是很興奮的。儘管我們已經很飽並且接下來還要接受老街小吃的考驗,但正宗的四海游龍還是不能錯過的。後來幾日還邂逅了一家叫「八方雲集」的連鎖鍋貼店,和四海游龍一樣成了記憶裡最美好的食物之一。這兩家店的鍋貼都是按只賣的,於是正好適合胃空間已經不太有餘地的我們,而且很便宜4-5元新台幣一個。而最美好的是酸辣湯,是我吃過最好吃的酸辣湯了。比起這個,以前在其它任何地方吃的都不足以與它相比。店內還有四海游龍的各地發展史,進駐上海的時間甚至比高雄還早的,香港倒是最近幾年才有。

淡水老街,其實並沒有很古老的樣子,和江南那些小鎮的老街風格亦是大為不同。老街兩邊基本上都是各類美食,到淡水要吃花枝丸、炸蝦卷、阿給等等小吃。有在老街上偶爾被一陣麵包香吸引,隨即吃到一個驚為天人的冰火菠蘿油,吃到的時候覺得以前就算在新旺吃的也根本不算什麼。本以為會有連鎖的這家「菠蘿旺」,回去之後查了一下發現僅淡水一家,甚為後悔。
趴在碼頭邊寫完了明信片,在郵局扔掉之後捧一杯咖啡上船,吹著傍晚的海風一邊飄到漁人碼頭。暮色夕陽本是來淡水最美的期待,只是那天天氣不夠晴朗,沒有看到很美的日落,太陽在雲層裡就逐漸消失了。儘管如此,夜色逐漸降臨的漁人碼頭一點點開始綻放她的魅力來。到了夜晚,我們便買了一些小吃坐在橋邊,看夜色看海水,聽到遠處傳來歌聲還以為是广播或是某酒吧放的CD,直到說話了才發現是Water Bay露天酒吧的現場駐場。
說瞬間被這個聲音秒殺,是一點不為過。不論是唱歌,還是之間偶爾說了幾句話。阿土說,「僧音美好的男冷吉他彈唱神馬的,最沒有抵抗力了。」接下來與其說是小女生花癡,不如說或多或少在現實與想象以及回憶中遊離。當時的我也許會想起一個月以前聽你唱歌,也許會想起幾個月以前我們坐著聽別人唱歌。夜晚的海風吹過心上的琴絃,不想動心也不行。唱的那首握妳的手,大約已經是十年沒有再聽了。我有用愛瘋錄下來,包括間奏時偶爾緊張而彈錯的幾個音符。
在那裡默默地聽完了幾首歌便坐船回去了。淡水的那個夜晚註定是被這個聲音佔據了。而一旦歌聲遠走現實便逐漸清晰。

九份。
從台中回來台北的那一天和林林約好了去九份。比較不好意思的是,最初知道九份的地名,並不是宮崎駿的千與千尋,也不是侯孝賢的悲情城市,而是陳老師的九份的咖啡店。不過九份地名的來源,據說是最初這裡住了九戶人家,每次去集市買東西的時候都是每樣要「九份」,後來就成了這裡的地名。

上午本想坐的那一班台鐵自強號沒有了坐票,而又和林林約好了時間所以不能再晚。於是轉身到隔壁國光客運坐大巴。還好車次和到達時間都還不錯,而且還比台鐵便宜不少。坐多了長途大巴,練得一身公車補覺技術,又有愛瘋裡的video作伴,這種2個多小時的路程便是小case。
到達台北車站後,顧不得寄放行李就奔去微風台北車站,正好趕上1點多去瑞芳的火車。見到林林,一路跟我倒苦水。本來她已經辦好台胞證和去上海的機票,臨時才又決定不去。幾個在上海和杭州的朋友放她鴿子,讓她很是傷心,乾脆就不去了。我安慰她說夏天的時候再來吧,到時我可以招待她。

很快就到了瑞芳,下來換巴士上山。在巴士上我們討論了一下決定還是不去金瓜石了,不過晚上在hostel遇見的一個香港姑娘說金瓜石還是很不錯的,當時的淘金地,有一個黃金博物館。
我們就在九份下了車,在古城入口處看到老街已經擠滿了人。那天是週日,還正值香港復活節且臨近日本黃金周,身邊擠著的都是香港和日本旅客,广東話和日語不停地在耳邊冒出來。這陣勢,我估摸著大約有一半香港人來台灣了吧。不過,比起什麼都聽不懂的台語,這些語言倒反而讓我感覺親切起來。
九份與淡水不同。九份的老街雖窄小擁擠,但極其漂亮。也許是山城的緣故,走到一個轉彎處便是眺望山下與海邊的觀景點。九份最著名的建築是昇平戲院,全台灣第一個電影院。
我們一路邊吃邊逛,九份的芋圓、臭豆腐等等都是特產小吃,我還和林林分吃了一份海綿寶寶蛋糕。等我們逛到阿婆茶館那裡,真是有「哇,就是這裡。」的感嘆。那一個熟悉的角度,熟悉到幾乎大多數九份的明信片裡都會出現的角度。右手邊的阿婆茶館,與左手邊的悲情城市,旁邊也有幾家不錯的咖啡店,就是九份的味道。身邊喧鬧的人走過,我在這裡停下看了一會,覺得真好,我愛這座小城。

其實九份最美的是夜晚。愈夜愈美麗的九份,下一次再來台灣準備走東北部的時候,會再來看看的。

記錄著二二八事件的悲情城市,也許又是一個敏感的話題。也不知道此篇博文是不是也會像上一篇一樣在豆瓣被和諧。只不過寫台灣總是不可避免遇上這些問題。改日要把這部片子看下,朱天文和吳念真的劇本,和導演侯孝賢。集合了從台語、粵語、日語到上海話的片子,大概是最對我的味了。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