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会过去

在这个突然放下一切的夜晚,我称之为突破了崩溃于是反而不崩溃了。什么都不想做了。之前一直紧张的两校的论文进度汇报,三个角度没有一个可以入手。却很奇怪的是自己感受到的那种距离感,如果长期下去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得分裂症。
在东大的时候我会清楚地听到周围人的声音,那种survive下去的坚强的声音。每个人都安静地走路,却有巨大的回声。和几个朋友包括上周双龙和志安过来时也和他们聊了聊论文,发现做起来困难重重。烦闷的情绪下给韩国同学写了邮件,发现他也是同个世界的人。瞬间不仅结成了social media学习小组同时也建立了「写不出修论」同盟会。
这段时间是连打开博客的想法都没有。终于在这个夜晚更新了两个页面和几处小细节,虽然在完美主义的驱使下花了不少时间。但还是感觉很满足。

昨天早晨醒来,因为突然扔掉的负担,脑袋里一件一件蹦出来的候补事件,约了的人,轰炸了这个空白。突然觉得自己已经不适应了。戻られない,这读起来,似乎比「回不去了」更让人心阵阵疼。
下午和经研一个做survey research的老师聊了聊自己的论文。其实就是给自己一个「官方的」死心理由。走出9号楼整理一下自己情绪,收到朋友短信说被放了鸽子心情不好,能否让我过去东大。于是干脆就转战去福武。
晚上Freya问我要在哪里喝,就便利店买着拎去坐在三四郎池前还是去居酒屋。看看我们一个穿中裤一个穿裙子,必然会被晚上的蚊子咬死。于是去さくら水産,还是我08年第一次来东大时,疙瘩招待我吃饭的地方。从修论到八卦到各种奇特的人生,一个如此充满捶桌的夜晚。Freya快要毕业回国了,想起当年刚来这里时我们住在一幢楼里,后来走上了正常生活的轨道后便一直各自忙碌,忙碌到转眼而来的现在,也将会忙碌到转眼而去的最后。

那一天,不知道是否因为3小时睡眠而干涩的双眼,我看不清你的表情。不知这是更安全还是更不安。好在那一种微妙的雰囲気让我还觉得轻松。
新换上Supercell的「うたかた花火」。是这张「Today is a beautiful day」里我最喜欢的一首,可是却是一首太悲伤的歌曲。今年的花火大会,是否就是最后的机会。当我发现自己从三个月前那一场灾难里毕业后,也同时从当时的那个自己抽身离去。当我飞行过无数次,在无数次的起飞降落里想念你与忘记你,终于在你说要回来的时候不再期待。一切都会过去。
こんな気持ち知らなきゃよかった。もう二度と会えることもないのに。

亲爱的,记得告诉自己。永远都有那个正好的人在雨后天晴的图书馆门口遇见。对你微笑,问你收到信件了吗。告诉你一首悲伤而坚定的歌曲。
当Prof. Farrer说起归属感的时候,我总对自己的这一情绪非常清晰。无论是一所学校,还是一座城市,这都不是单纯的日久生情就可以称作是归属感的。是在一些本能的情况下做出的毫不犹豫的选择和潜意识的坚定行为。是面对更大诱惑或是受到巨大伤害时候的不离不弃。
三个月了,回想起那个时候的自己,突然可以对人生中许多人与事坚定地说再见,所以Farrer的话一语中的。Sometimes, some recent events will affect strongly how we feel about ourselves. After the Eastern Japan Great Disaster, some people finally found where their loyalty lies in. 在听到让你sleepless in Tokyo的Spitz的那张Single的时候,突然泪水哗哗流下。

Leave a comment ?

88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