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天

今天之前,2011年过了182天。今天之后,2011年还剩下182天。

这其实是昨天的碎念。作为一个囤积deadline星人。
6月的最后一天天气古怪,大早开门时间进图书室写论文。从Waseda Campus向Toyama Campus移动过程中被太阳烤焦。向Residence Center费劲口舌解释我的特殊情况之一。进老板办公室大概说了3句话拿了推荐信就走。第一次坐校车从Waseda Campus向Nishi-waseda Campus的移动,作为一个伪理工学术院的修士生,快两年了第一次来理工校区是多么的不思议。向奖学课费劲口舌解释我的特殊情况之二。去理工图书室借了之前到期还没看完的书,发现里面还夹着上次看到哪一页的Kevin书签。下校车回到19号馆的过程中被大雨淋湿。结束了Campus大作战接着回到图书室写论文至关门时间。奔回家修改最后一遍借了同学的电脑在11点59分提交。
然后7月1日来临。那种感觉叫做抽空。
等到第二天拿回我的mac小姐。发现追的日剧都已经更新到了final,发现iPhone的软件已经有24个更新了,发现07级毕业典礼了。发现骗与被骗,告白与被告白。发现一切在我埋葬在论文世界的这十天里,都飞速地前进了。

临近deadline前十天被告知要写这个学会是连cancel牙医的机会也没有了。智慧之齿在医生大人用针线刀钳之间脱离我,我站在明晃晃地长得像浦东机场出发航站楼的東京女子医科大学病院里,就要倒下来。可是我不得不再回到学校,在朋友精疲力尽的神态里目送我继续在图书室里作业。棉花球就像毛巾一样绞得出血。麻药渐渐退去的疼痛让我几乎失去思考的能力。
自从周二那天从三四郎池不醉不归之后,我就一直很想把我的左半边脑袋给切了。智齿残留的疼痛连带着左边太阳穴的神经痛几乎可以把我分成两个人。可是谁也不知道这是否是最后一次,一边喷虫よけ一边嚼着cheese条。瓶瓶罐罐们发出清脆好听的声响。混杂着中日英韩的语言,混杂着各种前途的摇晃。
深夜的安田讲堂前,天上的星星们也在望着你。但是最后在灯光摇曳中终于清醒。该走的该结束的都该早早收场。回到周遭黑暗唯独这里灯火通明,大家安静地作业,看书,打印,出门买食物,趴在沙发上睡着,好像外面是深夜与白天都没有关系。直到天亮,我假装若无其事地去坐早班车。赤门都还没有到开门时间,从医学院校门绕到车站时看到后乐园的过山车。是我与你约定好,迷恋的天空里的速度。直到走进匆忙的东京地铁系统,却发现其实已经有太多人才是这个早晨的主人。
这个秋叶原的真夏,一点都没有秋叶原的味道。当脑神经里有需要集中意念去战胜的事物时,便看这景也不像景了。只有熟悉的上海食物的味道可以让我神经舒缓下来。还是葛西临海公园的海太美,身后的灯光来自慢慢跨越天空的那个蜂蜜与四叶草的摩天轮。

我听多了安慰的话语。自己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是知道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在过去了的时光里一个个小小的变化都会发展成四海各方的漂泊,会神奇地将人们组合与分开。所以尤其懂得即使是下一秒也无法全力保证,所剩的唯一能把握的只能是此时此刻。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