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境

这篇日志存在草稿里很久了。久到一开始还是没怎么落过雨的梅雨季,然后是持续了十来天节电的真夏。接着是预报汹涌实则温柔迟缓最后绕了道的台风6号。在众人失望之际台风过境后,天空爽朗得过分,气温也不高,每天傍晚之后尤其舒适,伴着紫色的落日。是个再美好不过的夏日了。
久到一开始可以去北京看海,然后是首尔。昨夜,东京也终于下了一场暴雨。虽然对这个城市毫无影响并且在深夜还是凌晨傻傻分不清楚的4点被一个持久的地震摇醒之后再难入睡。中日韩三国首都终于纷纷经历了几场大雨,在这种时候我不得不觉得姊妹城市这个词语用得真好。

当你逐渐发现对这个城市的情感变化。是更沉寂的,低调的情感。是直到遇到更多让你有归属的人,你才觉得这个城市在与你共生。
于是很多事情都变了,虽然有些晚。但也还好,你做好了决定和准备。
每次想打开iPhoto整理几张相片时,总是在一张一张翻阅的过程中迷失了时间。然后就没有时间了不得不去继续忙碌的时候,原封不动地关掉窗口。记忆存在那里的时候,只有当看着这些才有种比任何时候都安心的感觉。所以当那一瞬间发生的时候,第一感觉是失心。的确,真有那么一瞬能够体会失心疯者的心境。
一直在寻找一个出口,也许是转折口,在每天重复与非重复的生活里。等待最后一刻宣判时刻的到来。
怎说,一遍一遍地揭伤口总不是好事。你也不够懂事。在冰冷的容颜下总不知道为何被迫陷入恐惧。归根结底,冰冷的终究是借口,终究敌不过无常的那一方最后存储的伤口们分裂成碎片。像许多年前一样,极力地想要去证明什么。只不过是战胜不了自己。

写点别的。
最近经常在几个空间之间游离。虽不能说是围城,但也至少有一些壁垒挡住了我的视线。
在越来越多的人一边喜欢着田野风一边不断地往大城市跑。作为坚定的城市论者,你问我喜欢城市什么,浮躁喧闹底下还有什么。是吧,的确是个问题。都说城市是空洞的,没有营养的。每天天亮与天黑都是瞬间的,甚至是可以设定好的。但是因为是可以隐藏自己的,可以沉默着面对自己也不会觉得赤裸裸的。也是否要感谢周遭的人群,让我不觉得寂寞。你们看不看着我,每天变幻着人群变幻着眼神看我,都与我的眼神不曾交汇。所以每天走在同样的路线,也无需忐忑每天同样的疏忽。
我时而沉浸在自己的城市里,这个睡眠奇短,布满了交错列车的城市里。坚持过一段时间,发现那需要有一股专注的精神支持。随着时间也有了不一样的心境,有时缓慢从心底流出的一些情感,竟然也让自己吃了一惊。时而退出身去看别人眼里的这个城市,是个梦想也好,是个再也不能触碰的地方也好。总是有人走有人留。尽管如此,偶尔还是归属心作祟,特别是对那样一些人。那句话「地震が起きると自分にとって誰が大事な人なのかわかってくる」(地震,会让人明白谁才是对自己重要的人),与此同时也能清晰地看清一些人,与3年前那一幕一样。归根结底,自己对于珍视的人与事物极力保护的性格,是怎样也变不了。

未满20岁时,Twins发了那张我们相爱六年。今年,Twins发了3650。
恰好是与你相识的年岁。你依旧与那个介意着我的女友在朝着殿堂前进。
看完哈7下,俗气的结尾让人感觉最无力了。一切事物甚至是魔法都是归于俗气的。
我定了回上海和去新加坡的机票。不想去苏黎世了,9月份够累了。
突然告诉我你买好机票了。那个晚上的情绪我有点不想写出来。
约定好的那一些事,都是抵不过白驹过隙的。记忆力好的就是输的那一方。
所以应该让自己再少一点相信。不是每个人都是像你这样的。
昨天晚上回来突然很想做色拉。买了鸡蛋、土豆、虾和西兰花。做完了才发现大概有做了6人份。
突然就不想吃了。全部放进了冰箱。于是今天默默地吃了一天还剩一半多。
翻开笔记本,自己当年鼓起勇气做出的选择。竟然有些苍白。
在这样美好的夏日深夜,总想出去走走。在这个末尾,终于赶上了。

Leave a comment ?

4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