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的盛宴

秋天的第一个星座是处女座。每每进入这个周期,心里总是有无限的感触。好像周围一切都闪亮起来,好像点燃了自己身体里的另一些潜在的能量。
尽管这个8月的水逆过得很辛苦。在面对自己住了近两年的房间,第一次要一个人打包行李搬家,是让我有些沮丧的。作为一只从不扔东西的处女座,收拾行李的压力真是无穷大。还真的需要变身成为一个,有些方面从不扔东西,有些方面从不留东西,的处女座。无论是行李还是其它。
在处理与人的关系上,我竭力地平和与忍耐着,只是不忘记遵循自己的内心。唯有一件事,我是感到遗憾的。我也尽量地告诉自己这只是遗憾,并不是伤心。有时候哭出来并不是治愈了的征兆,哭出来的那一刻我突然发现了自己在难过什么。这不知道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因为如果你不说,我就不会意识到它们被掩埋在哪里。
一个人在回家的地铁上头晕呕吐过,这是自从上一次去LA的第二天在小叶家里吐到胃酸泛滥之后的第二次。上次小叶说可能是乳糖过敏,这次至今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作为一个百毒不侵的中国人和喝再多酒也不会吐星人。回上海的那一天我是有些难过的,认识到了人类的几种忘恩负义。一个人拖着坏掉的行李箱装着的30多公斤行李到机场巴士车站,在还有几十米距离的时候实在没有了一点力气,寻求了路人的帮助。
这一些都像过眼云烟一样不值一提。
回上海的18天被鲜明地划分成两部分,以至于有许多人都只看到了我的第二部分。闭关了一个多礼拜写掉了nus的论文,尽管我的第一遍全稿修改也是最后一遍,但在email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打开过那个文档。后面一个礼拜里见的人,讲的话,听的讲座,不止是旧友,包括新结识的人和一些偶遇,都让我觉得很美好。尽管每个人都是有艰辛有欢乐,然而在与你在一起的那几个小时里感受到的愉快,足以让我感到无比幸福。
回到复旦的那一天下着雨,是有一种比回家更让人沉静与凝固下来的情感。尽管走在校园里早已成为一个路人,但从归属感升华出来的,是一种安静的骄傲。这十年里发生的再多记得或不记得或就算记得也只是扭曲了记忆的时光,都让雨水冲刷埋进了国权路,邯郸路,或是政民路的泥土里。谁与谁在一起,谁爱过谁,都已经一点都不重要了。
这一个月在快速地前进着,也许我经常错失了机会。也许是只差了一个小时的东京与上海,也许是日夜颠倒的东西半球,也许就是在同一经纬度的时刻也有很多时候我们只是擦肩而过。就像是一场流动的盛宴,它也许一生跟随着你,也许永远不属于你。
记忆的相片里,希望永远有细碎的刘海和温柔的长发,好像可以代替笑容温暖你一般。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