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快乐

24岁生日记录。静岡県浜松市。

2011.09.09
一个人推着行李坐上新干线,头脑里空空荡荡的。因为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买了新干线的指定席,明明自由席还能早点去坐靠窗的座位而这个点指定席肯定是早已卖完了的。
拿出本本修改了几页ppt放弃。不行。自从身边的mm下车之后我就每次开车后都移到窗边去。前一天和这一天听的歌是不同的。
新干线很快很快,快到毫无感觉就到了浜松,迅速用最后一个在高处的大号locker寄存好行李箱,穿过看起来富丽堂皇的车站,坐巴士到静岡大学。这一次来到一个新的地方,虽然脑袋好像没带在身上,却竟然一点错路都没走。有点游离,仿佛自己还在东京一般。
晚上见了在浜松附近工作的师兄,也是有一年没有见了。他先带我去找那家最有名的浜松餃子,结果果然是卖完了。工作了的人,果然变化了很多。说来说去,都在感叹与无奈道路要怎样走。
师兄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我一怔,想了想,好像有,好像也没有。
你本命年顺吗?他问。我毫不犹豫地摇摇头。
他说,是这样的。过了本命年生日就会顺了。正好啊,你的发表在生日之后一天。
哈哈,是吗。
23岁的最后一天,我是有多徒劳地空着手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然后希望第二天不要到来,却又多希望会议尽快结束能回东京。
临走的时候居酒屋的老爷爷问我从哪里来。我说从东京。他说好远啊并且对我特地造访表示感谢。旁边的大叔还说我像まりもの。まりもの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反正好像是比较可爱的意思吧。我没有心情去研究,总而言之我大概是太想回去了。我总觉得自己需要在东京缓几天,再缓几天。

2011.09.10
早上很早就醒了。半夜开始收到的信息们很多,谢谢你们。爱你们。
照例坐车去学校听上午的session。虽然路上有被倒到胃口。对,我是出门到车站的FamilyMart才买了饭团和咖啡的,在巴士上又不能吃。那时候还饿着肚子,所以倒起胃口来是很难过的。
下午的两个分会不是我的方向。我拎着本本到三楼的会员休息室,早饭的饭团变成了午饭。休息室还有咖啡和甜点,我就坐在那里修改ppt修改了一个下午。把讲稿也整理好,大约就是6点的光景。
回去掐时间读读稿子,发现怎么读了一遍就那么累了。我是有多久没有持续说话了。
这一天听的歌又变了。你明明就坐在对面。
23岁再见。

2011.09.11
911十周年。311半周年。我实在应该当初提交另一篇关于地震的论文的,prez的这天就看起来有点意义。
上午prez结束。好像之前一天练得太溜了,结果提前好几分钟说完了。对,我记得敲还剩5分钟的铃的时候我已经在说limitations了。于是导致对我的提问时间变多了。尴尬。不过老师特地坐在教室后面来看我了,作为学术委员长特地来看我了。当我站在台上从紧张到逐渐进入状态,能够扫视全场的时候扫到了坐在后面的先生,是有多感人多感人呀,天线宝宝。
结束了之后我再次有强烈地回东京的愿望。是该敲敲我的脑袋了。或者其实,我不止是没把脑袋带出门,大概是心没带出来。
趁着午休时间跑去找那天那家卖完了的浜松餃子,运气很好等了一会之后吃到了。点了中份果然有点太多,我加了很多重口味的酱料。其实在未在日本生活过的朋友看来,这的确就是锅贴而已,特别是和台湾的四海游龙或是八方云集简直就是一样,和国内的锅贴倒还有些差异。而我竟然已经丝毫没有这个反应了,把这称作饺子感觉非常理所应当。
食物好像弥补了一些学术的意识,回来听下午的两个session。包括那个研究人肉搜索的,这绝对是我与生俱来的本能。惊讶的是居然还见到了一个之前在推上碰到过的广岛大学的做微博研究的女博士。可是没人给白衬衫黑裙子黑皮鞋一瘸一拐涂着新拆的lunasol眼影的我拍相片。
最后一晚其实完全可以回东京了。走出教室时其实已经没有什么人,天色都已经黑了。但即使这样ひかり号回去也就是刷刷刷1个多小时。想想现在的我大约是与当时订酒店的我相比完全成了另外一个人了。在外面晃了一圈,买了蔬菜汁回酒店一个人盘着腿看日剧。好像要把之前不正常的那些都补回来一般。
明天中秋节。不管在地球还是火星,月亮还是同一个吧。
查了一下,明天还是去看浜名湖吧。一人でも。坐在海边,看看三年前的那片太平洋。
可以把新干线的时间用在吃饭上。那家鳗鱼饭的店是可以外带的。

Leave a comment ?

4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