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见风景的房间

发现自己迫切想要回来维系的,是剩下的时光。
终于到了每十天换被单的日子。果汁却还没喝完。我买了一个冰箱的食物,可是新买的电磁炉锅子还在路上。昨天我不死心,把以前用的gas对应的锅子放在电磁炉上,不一会闻见阵阵焦味。
面对这样一个自己,说是早已忘记不再牵肠挂肚那也是真。然而也清楚地明白如果哪一天再回来,我也定会一言不发再默默接受。

中秋节那天回东京。直到最后一天我才觉得南边的天气果然是太热了,静岡的阳光太刺眼。之前几天也许一直在忍耐或是专注于其它事,对于每天挂在头顶上的太阳竟然一点意识都没有。一个人跑去弁天島,坐在海边。实在是很想再等到夜色降临。
回程吸取教训买了自由席,坐在靠左边。于是有那么好多分钟富士山就在我的左手边。天气是有多么好,富士山是有多么清澈。飞速向前的新干线与富士山却相对静止。
ゆかり好快。然而自己感到惊讶的是,经过熱海那个沿海公路的时候,我看着那些面向着海的房间们都觉得熟悉。用4sq一刷,果然是这里。我还记得那两个手掌,是恋人の聖地。

回到新橋再坐上ゆりかもめ时已是落日时分。然而落日之时中秋的月亮已经挂在东边了。我每次都无法形容台场的落日,或是坐在ゆりかもめ上看落日,任何词汇都是徒劳的。你可以看到逐渐亮起的夜灯们,即使因为节电而不开灯的彩虹大桥,然而东京塔永远不会辜负你的期望。太阳慢慢地落下去,金色的橙色的红色的紫色的,蔓延在天边的云彩里。
直到我下车,圆月挂在14层的东京国际交流馆旁,像是最好的指路明灯。即使是想念上海,想念家人的夜晚,也照亮一份明亮的心境。

那天在浜松樂器博物館,虽然有些感叹年幼的那些时光。好在发现自己最初的那些愿望还在。现在住在交流馆,可以偶尔去琴房的日子真好。
我突然很释然。直到今天,不得已不顺利已是生活中最淡薄的事。每一天的归途,都有最好的风景等你。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