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道的阳光下

太久没有停下来了。甚至飞狮城前一刻还在学校做TA,然后飞奔回家洗澡收拾行李。好在羽田的深夜便就是给我这样的人的吧,可是飞机上又无法入睡,尤其想着还未做好的ppt的心情是紧张却无奈。
767的屏幕变大了,我暗喜,我的专属JAL电影院又先进了。看了Paradise Kiss,童话励志剧。东京已经入秋了,为了下飞机后不被赤道的阳光晒死,我只穿了一条单薄的裙子。我裹着毛毯不知所措,也许是因紧张也没有要红酒的心情,兴许那样还能暖暖身。清晨4点机舱开灯了,空姐递了热毛巾来,温柔地说准备吃早饭吧。枕在机窗的枕头冰冰凉。
下飞机之后我无心去看这个传说世界上最好的机场。清晨的樟宜机场空荡荡的,我要了wifi的密码,顶着晕乎的脑袋和红眼坐在Starbucks里做了一会ppt。直到中午时分我终于忍受不了饥寒交迫而决定起身去市中心逛一圈然后去酒店check-in。
坐地铁到Raffles Hotel。从来福士到SMU到city hall,拖着箱子行走被各种目光注释。赤道的阳光还是很彪悍的,与机场内完全是冰火两重天。吃了著名的海南鸡饭。去看了新加坡美术馆,可惜与东京的几个美术馆比起来差距太大了。
终于挨到了2点可以去酒店check-in了。Raffles Town Club距离NUS Bukit Timah校区很近,步行一会儿即到。但是开会几天每天还是有巴士来酒店接送。学姐说那里是富人区,所以公共交通都很少。我拖着箱子进酒店的时候其实都没有找到步行的通道,入口其实就是通往停车场的。一个人住一个suite略奢侈,虽然已经是酒店rate最低的一种了。最喜悦的是桌子上放了一盆各种水果,晚饭不去NUS也不用愁了。于是给Sharon发了一封邮件说我实在太累晚上的dinner reception就不去了,然后倒头就睡。期间还被6点多过来问room service的人叫醒,酒店的人一定想这个人一直到晚上都不吃东西吗。后来每天都有发现这是个try to read your mind的酒店,因为第二天发现淋浴房前铺了一条毛巾毯,镜子旁边挂了一块毛巾,第三天发现酒店的浴袍被挂在了淋浴房门口等等,有些都是我摆放物品的习惯或根据我的习惯猜测而来。

开会的两天大约是我少有的如此高密度生活的两天。不止是每天4个session的prez讨论与提问,还有每天早餐上午茶午餐下午茶晚餐的高密集挑战,笑。几乎很少有走神,但因此每天支撑的只有咖啡咖啡咖啡,我觉得这两天是喝了太多的咖啡了。晚上睡的也很少,特别是我做prez的前一晚我还在修改ppt虽然知道再修改也讲不出什么更好的来了。换来的也许就是嗯你的ppt做得很不错。作为唯一一个还是在读master的presenter我想quit的愿望是强烈的,当然我也明白现实不允许我这么做。做完我的那部分,chairperson在夸奖我什么我没有多余的脑袋去听了,我只知道我下去时对Peter无奈地笑了一下,他反馈给我的大约是充满了鼓励我的眼神我可以感觉到。当然提问环节我感谢大家的温柔,没有怎么challenge我。也感谢Jonathan在我之后prez的时候反复提到我,对于一个研究新浪微博的诚恳可爱的美国人,我对你表示深深的崇敬。
第二天晚上在一家名字叫Jumbo的海鲜料理晚餐。坐在一桌的有各国人士可是最后发现竟然大家都会说中文,并且不只是你好谢谢这种程度,而是在二三十年前也许我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在北大或是复旦学中文。Dru现在在加州教书,去过的中国的地方比我多得多,如果合计起来的时间超过20年,说不定连逗留的时间也比我长。然而问起他什么时候再去中国,他说也许不大有可能再去了,因为他的名字已经上了中国政府的黑名单因为之前的新疆某某事件,作为一个研究新疆维族的人类学家。就像这几天我在东洋文化研究所听两岸关系的松田先生,讲普通话闽南语和粤语都是很纯正的,一下子让我觉得身为一个中国人对中国的了解对中国语言的掌控却有太多地方远远不如这些外籍人士。
立教大的某教授第二天早上才出现在RTC门口,兴许和我之前一天一样也是羽田的深夜便早晨到达的新国。我看他后来简直就要瞌睡睡着了。终于有人和我讲日文了,周围人报以奇特的眼光。不过其实是个棒国人,和我聊着聊着就讲到了李双龙老师。认识了一个甜美的马来姑娘,在南洋做RA。虽然甜美温柔但是Singalish也是有些可怕的,我每次都不好意思让她再说一遍,不过像日本人说英文一样时间久了也许还能适应。不过阿三就完全无法了,在阿三嘟嘟嘟的炮轰里我完全放弃了记录。

会议结束那晚和学姐约了去芽笼吃水果。在去芽笼的路上坐一辆巴士的司机是个长春人,刚来新国不久不怎么会讲英文,每次开门关门都重复那几句话,估计是练好的。开到小印度地区的时候他说,每次路过这片地方的咖喱味真是让人难受,笑。美丽温柔的kinki学姐先带我去吃著名的田鸡粥,在不吃粥的日本国呆久了每次见到粥都是泪流满面的激动。芽笼就是那合法红灯区,到了晚上我们要么选择远远观望,要么选择目不斜视地往前走。到水果街逛了一圈一下子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在水果价格奇贵的日本国呆久了见到放眼望去大个大个的榴莲、芒果、大青椰等等,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kinki姐姐装备齐全,吃榴莲除味的洗手液常备身边,第一次吃新鲜的猫山王,真是异常满足。大芒果也吃到撑,最后姐姐还买了一些山竹给我带回去。
最后一天约了在南洋交换的舒宁一日游。走马观花了一下Sentosa,之前玥玥就关照我Sentosa都是人造的不怎么好看。果然连我本来最心水的Universal Studios Singapore也还有部分在建造中。海滩一点也不干净,4D电影一点不刺激,感想是新加坡人的确很可怜,由于地方太小,大概连造过山车的地方都没有,于是造了一个室内的4D电影来模拟过山车吧,笑。尤其是刚体验过富士急乐园的我来说,好像任何惊险节目都变得异常小儿科。亚洲大陆最南端还是需要纪念一下的。可是丝毫没有标志性的东西,只有一块很不起眼的石头。倒是在门口的大食代逗留了很久,叻沙面相当美味,与泰式的酸辣不同,结合了中国与马来风格的娘惹饮食文化浓郁的香料酱汁,叻沙着实是香喷喷的心头之好。舒宁还买来一盆名字叫肉骨茶,而其实就是排骨汤呗。还记得梁静茹的初恋红豆冰吗,吃完叻沙面和肉骨茶的我们竟然还有胃装得下好高的一盆红豆冰。只是没来得及喝印度拉茶,在台湾的时候拉茶是夜市的大爱。
在离开Sentosa之前在vivicity的超市里装了3只3.9新币的大个火龙果和菲律宾的7D芒果干。本来这几天就没怎么花钱,换的新币还剩下好多。本来打算都买水果和果干然后装个箱子托运回去的,连箱子都去美珍香要了一个。可惜最后没时间了,要不是先买了这3只可怜的火龙果,最后我大概一点纪念水果也带不回去。哦对,我是来新加坡了之后才知道美珍香是新国的,一直以为是香港的。在美珍香买了不少肉松肉干,其实在樟宜机场买还能免税呢。
再匆匆奔赴Marina Bay,可是兜兜转转都找不到可以寄放行李的locker。确实挺奇怪的,此国的地铁居然没有locker,这对一个从日本国出来的人来说实在是无法接受。在Marina Bay的赌场晃了一圈,享受一下外国人免费入场的待遇,畅饮各种白咖啡,赌场的风格与澳门稍有些差异。最后只能徒步拖着行李箱去坐大轮子,一路上我说我一定要写封信给李光耀啊。
周末的大轮子虽然贵,但是确实是非常值得坐的。我们去的时间也刚好,正是太阳落下夜幕刚要降临的时候。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轮子,转一圈确实花费了大半个小时吧,这直接导致最后差点又赶不上飞机了。在轮子上望出去看这个悠悠蓝色的热带小岛城市,想着几个小时以后又要进入一片黑暗的云层上空。一开始还是暮色,慢慢到达天空顶上的时候已经是夜景了。没有听到学姐之前和我说的,如果到了最高处会说一句“You are on top of the world”。这几年一直生活在轮子周围,居住地从葛西到台场,就分别有葛西临海公园的摩天轮和台场venusfort的摩天轮。喜欢横滨未来港的时钟轮子,去大阪和札幌的时候都不忘去坐一下那里的摩天轮。这次终于实现了Singapore flyer,那么剩下的也许就是London eye。对于日本的这些摩天轮的设计,我其实更喜欢Singapore flyer和London eye的设计,即单线条的钢筋连接圆心与Capsule之间。
下了摩天轮后一路飞奔,又是计算地铁时间又怕taxi堵车,最后司机一路飙车,在起飞前50分钟到达樟宜机场。原本以为这次又要赶不上了,没想到新加坡人的慢性子着实让我吃了一惊,不紧不慢地和我说,Miss, you still have time…抑或是当年的Delta实在太差,还是日航美好呀。回程的飞机上除了匆忙没有卸妆的脸和准备好迎接寒冷的衣物,终于可以放松下来喝了红酒入睡了。

也许在节电了大半年的东京,也经历了汗流浃背空调不能低于28度等于不开的夏天,对于开空调开过两个季节的新加坡城总是有些不习惯。在这个每天早晨会下一场大雨,然后整日浸润在赤道的阳光里的国家抑或是城市,我还是会不免感叹四季分明的东京城是美好的,而诱人的热带水果与便宜的物价还有淳朴的人民,比如3块钱一大杯的鲜榨果汁,甚至是漫长的日照,我都一直在问自己能否依靠这些吸引来让自己移情别恋。
清晨6点到达羽田的那天刚好东京降温,十几度的温差在我下飞机之后把我一下子冻醒回现实。无论是进关还是地铁上都空荡荡的。回到家支撑不住倒下了,连青青从名古屋回来也是东倒西歪地迎接她。好像我总是要多花点时间睡一睡,让风吹一吹,才有存在的现实感吧。
终于坚持写完了这次行程,经常打开了写不了几个字又关掉,好像写了一个四季一般。也是个时候该告诉自己,要加速脚步前进了。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