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患者

从关西回来之后还没来得及回味我亲爱的奈良,就开始每天楼上睡觉楼下自习室的生活。大阪的那个小雨的潮湿夜晚,若是场景置换到上海一定不会被怀疑。每次到达奈良,都是在突然降温的天气里阳光温暖,心里是要泛滥起多少暖色艳阳的记忆。

直到11月的最后一天精算了EMS的时间交了材料,把自己和老板都逼疯了。那天早晨出门惊觉自己一夜未眠之后的脸孔。在东京站恍恍惚惚看到一个logo,怕自己这一次的不留后路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自那之后失眠越来越严重,已经到了不得不爬去银座找fancl店买gaba的程度。
在银座见到圣诞的气氛比任何时候都要热烈,MIKIMOTO门前的珍珠圣诞树闪闪发亮,Apple Store橱窗里挂着的巨型iPad有一个圣诞老人在屏幕里和你facetime。12月的台场每周六晚上都会有烟火演出,那时候和妈妈来台场海滨公园摆各种pose的那颗爱心,也有了圣诞特别的illumination。我正在期待圣诞的那几天,彩虹大桥的灯光会变成彩色的。每天4点半就已经要日落,而安静的东京塔,是否是和日落时间同时亮起。海面上一边夕阳灿烂,一边挂起明晃晃的月亮。昨日月全食,在海面上看到的月亮好像离我特别近,耀眼美好。这个实则不算太冷,却自觉比往常还要冷的冬日,好像多多少少我还是缺了份勇气。

不知道距离上次写日志有多久,每天顾不上计划,能做多少就是多少。怕自己忘记,断断续续地记下要做的事情已经越来越长。只是等待,等到买得到来年4月份开始的手帐,是否也能开启一段新的生活。而记下的这些事情,也才能有了正式开启的归宿。我甚至从有些期待到了焦躁地期待,这是要如何舍得拿起与放下,才可获得的心情。
于是这又是一个既期待周末,却又期待周一可以有邮件收的日子。睡了很久很久醒来,又一次发现许多变化。不要说你们一个个惊讶的表情,我自己定是最吃惊的人。不过,竟然没有意识到多年没有坐过的这条地铁线,竟然已经延长到了那么远的地方。是的,我必须放下所有的不舍和假设,告诉自己,我很期待,期待回到这里。必须确信自己兜兜转转了一大圈之后,能找到最好的自己。

再看了一遍那些年的DVD版,六本木那个大场子里的感动完全不见,也难怪有那么多人觉得书比电影更好了。于是好庆幸自己能有那么一个半小时。作为一只处女座,不把一点点的细节拼凑完整才能满意的强迫症行为,让我觉得许多东西就是太弥足珍贵。
比如像,我不唱声嘶力竭的情歌,不表示没有心碎的时刻,这样的歌词,低俗得恰好,恰好就适合像白开水般得直接而果断地唱出来。

Leave a comment ?

86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