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冬

又是一个冬季,在每天极其短暂却非常非常温暖的明媚阳光中迅速地过去。一年很快地过去了,我改变了决定,又改变了决定了的决定。一切都显得那样突然而又那样自然。
依旧持续着一个月要飞一次的旅程。旅程本身于我来说已经不是那样刻意,当你遇见一些令人感动的瞬间的时候,它甚至可以替代整个旅程的意义。在喜欢的机场一个人走来走去的时候,能感受到自己属于这个世界,属于连接城市与城市之间的天空。只有天空是绵延不绝的,比人情更长。
一年前的圣诞节,在纽约的大雪里沿着第五大道走着,雪打在脸上都看不清交通灯。从零下20度回到零上的东京,那时真觉得东京是如此温暖。现在的我却也已经不能想象一年前的我是如此抗冻。想必那时候还很瘦的我,是经历了这一场冻战之后,在知己姐妹所有亲爱的人周围幸福得养了一身肉。我仍是如此怀念那一个冬天和你们在一起。
一年后的这个冬季,看东京塔与彩虹大桥的色彩变幻。有了月9的前奏,圣诞夜的东京塔真的是有爱心的。新年在我飞回这个城市的时候,东京塔上亮着2012。这个精致的城市,再美轮美奂的时刻也要过去。
除夕夜,和几个朋友在东大的宿舍包饺子看春晚。对于一个南方人来说,从没有除夕吃饺子的习惯,可是这几年在国外却无一例外地遵循着这个“中国人的习惯”。看到微博上有人说,春晚的观众群体好像是中年的北方人,年轻的南方人有很多东西真心看不懂。于是这也是一个就算春晚之前的那半个小时的新闻联播,也足够让人兴奋一阵子的晚上,大家围着数涛哥和宝宝的镜头各有多少分钟。一个烧了一锅红烧肉的男生,一会儿一锅肉就被大家抢完了。他说那我出门再买肉回来再烧一锅吧。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普通的夜晚,我赶上了最后一班回家的电车,在回家的寒风里平静地送走本命年。没有什么是特殊的。但是足够让人感动。
在这两年多里,你会不经意地考虑冰箱里还剩一个鸡蛋或者一个土豆。会考虑许多你也许原本不会考虑的事情。也许会嘲笑一些人,包括过去的自己,曾以为一点小事就觉得天要塌了。迅速成长的可怕愈来愈强烈。并且你还在不断地觉得时间不够,精力不足。会感受到更多价值观上的不同,我们每个人都何其渺小,沉默越来越没有价值,但开口说话却越来越累,一直到了连思考都觉得累的地步。于是生活变得越来越简单,然而并不代表遭遇的事会越来越少。这样一个反向的比例,偶尔会让人沮丧。
我终于交出了最后的答卷。我再也不去打开那一本厚厚的论文,作为一个强迫症严重的处女座,凡是在里面发现任何单词语法甚至是排版上的错误都会让我浑身难受。就让所有的喜悦与后悔都关起来,然后离开。
若不是眼泪落下来,我不知如何证明爱。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