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经年

处女座强迫症最近在整理收拾房间打包行李,什么破铜烂铁都喜欢留着的女女要做到该扔的扔是绝不容易的事。但其实最强迫想做完的是把笔记整理完。于是还剩下没几天,家里地板上依然摆着大小箱子,再大的房间也需要绕行走路。强迫症与拖延症晚期,病入膏肓不可救药。
然后竟然一时起了念头用了几个晚上的时间看了一部很老的琼瑶剧回来再开始做宜兰花莲的旅行功课,突然之间有了时代穿越的感觉。让我不能以一个21世纪新青年的普通心态来计划这次旅行。我分不清楚是时代过去了还是我老了。我们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十几岁的少年了,不是那个思想活动可以细致脆弱欢喜与伤悲的年少了。可是,现在越长越大充斥在脑海中的事情越来越复杂,固然美好的景致也越来越多,可是真正停驻下来的又能是什么,是谁呢。唯一清楚的是强迫症似乎也总能被强迫在情感上,让人与人之间没有猜疑与遗憾,始终是理想。
的确转了一个眼一年过去了。又一次买了半打机票,还把其中一个航班定在了3月11日14时46分的9分钟之后。完整地合上这一页,这一年就该这样保存下来。这一年大约也是我预支了的2012。一个朋友和我说她已经买好了2012年12月回家的机票,世界末日的时候总要和家人在一起。我觉得很有意思也很有道理,在我看来我已拥有最好的时光最好的景致和最好的爱,一切都刚好,结束或开始都已无所谓。
近日失眠也依旧没有好转,好在冬日渐要过去,白日也越来越长。还有说实话,那个标题我也记不清了,是不是此去经年。

Leave a comment ?

116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