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再见不难

宜兰前几天又地震了。在脸书上看到台湾的朋友说台风季节又开始了。下了夸张的大雨,放了台风假。然后看到一段话,婉容,不介意我摘取过来吧。

「媽媽說,彰化沒下甚麼雨。
是啊,通常她是一片很安靜的平原,多數天災只輕輕掃過,小時候我曾經很羨慕別的縣市可以放颱風假,彰小孩只有看著教室窗外發呆的份,但現在我很安心家人生活在天候劇變的邊緣。
因為天賜的良好地理條件,那裡的人們很多都是看天吃飯,所謂的農業縣。當經濟的定義置於金錢貨幣上時,農業縣就等於貧窮縣,所以我們一票票選出的民意代表總是怕大家餓著肚子而誓願把唯一本錢的土地河川海洋出售。人家財團不想來,縣長立委還硬要賣吵著要賣先賣了再找買家,真寧願他們像過去十幾年一樣跑跑喜喪拍拍照握握手,也不要太積極為我們謀福利。
我很想念跟招潮蟹遊戲的那片濕地,還沒變成黑色的海,飆著腳踏車採龍眼,偶爾踩著田埂上學,鄰居在建築工地上養的黑山羊,摘來扮家家酒的野生小紅果。
我終於知道為甚麼那個洞是甚麼,回不去的童年光景太過絢爛耀眼,因此再怎麼活都只剩下永恆的欠落。」

我们忍受这个社会,不是为了有一天可以成为隐忍超人。是期待有一天可以有一个温暖的地方,不需要太光芒耀眼。可以有一些烦恼,但不需要太在意。可以自然地遇见心爱的人,可以与他畅谈人生,从童年到现在,每一个记得的细节,欢乐与痛楚。
第一次在地铁上眼冒金星头皮发麻,马上就要摔倒下来。等待下一站的每一秒都是万分煎熬,我似乎感受到一股不亚于去年3月11日那一个时刻的绝望。那个时候我是在想,如果我就倒在了这个人来人往冰冷的车厢里,你会不会带我到达一个安全的地方。
我坐了很久的地铁,始终没有落幕。青春总有人来接替。
你说,处女座是一个多么让人讨厌的星座。很久没有喝酒的第二天,照例的太阳穴疼。不想回复的一些邮件。父亲节的父亲又一年送考回来。此时窗外的雨也突然大了起来,你是否还记得那一天也是大雨,已过了十年。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