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该是沉默

订下了机票。明明像是回家。却仿佛比以往几年中任何一次旅程都要让我心情复杂。察觉就连货币单位也换了,仿佛也成了可笑的事。
在这样一个转变中,在无数个转变中,我依然要说服自己。
面对这些时间以来无数人的疑问,我把这一理由说得越来越纯熟,纯熟到仿佛我自己都这样坚信了。然而那一刻我终于忍不住。只有在水里的时候流泪,才能让泪水溶解,让哭泣声溶解。

我希望我们是吴青峰焦安溥,是李大仁程又青。你是一面镜子,让我看见藏在最里面的,自己都看不清的自己。是揭了伤疤撒了盐,然后再抱抱我的人。
否则,我会觉得这一辈子再没有意义去遇到什么人。还谈什么分享,谈什么理解,谈什么共度人生。
一辈子,有多少真心话是以玩笑的方式说了出去。所以那么久了,我愿意相信那是真的。

仿佛又过了好久。我们的步调却总是不一致。
还记得高中时看过学姐苏德的那篇小说。我说等一等,可等一等就连袖子也拉不到了。

许久不听黄美珍的声音,伍佰写给她的那支歌,依然这么疼。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