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叹息

睡了整整一天之后,开始打开电脑写上周没写完的新西兰某客户的report。睡到头晕呕吐,不知是甲醛还是玉米的味道所致。
我经常质疑自己是长期缺乏睡眠还是一下子睡眠过度。失眠与缺眠。

久逢知己,已是466天。距上次还是去年311地震之后我逃亡加州的那次。
周五他在橙色雷电预警的夜晚降落。那时候我捂着嘴的笑脸其实有些异样的情绪。猜测什么的却也没有必要。暴雨倾盆,都听不到周围的人声。
第二日便见面的喜悦。一整日累到胜过酒精的作用。礼物是你知道我爱的黑巧。虽然我又挑剔美国人的包装就是不够精致,里面的巧克力们被互相挤压也没有小包装可以随身携带。最后不忘拍一个脑残照。
所谓知己,闺蜜,这些名头是多无所谓。心存欢喜,挂念,温暖与付出。愿意就是一切。时光皆是证明。
久光地下的地铁通道看到的ANA的广告,虽然粗糙,但是如此怀念。
假如时光倒退然后重叠,那些微凉的夜里黄红色的居酒屋,就是过于安静的夜里便利店也是适合的。只不过现在,再没有我说出门就坐上电车,就可以到达你的面前。也不是说过去找你,就可以拖起拖鞋踢踏出走。
终电一直在追赶。却也没有一次感到时光太久。或者担心赶不上。年轻有追求一切的资格,过期不候。

许久没有过过上海夏日的夜晚宁静也喧噪。适合冰冷过肠的酒精。适合大笑。适合微微汗水的闪亮脸庞。
还有气味。却逐渐成为我断定心境与合拍程度的标准。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