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最艰难的时候

已经许久没有一整天都宅在家里的记录了。此记录表现在我很久没有用家里蹲专用隔离。以及这个麻烦的处女座很久没有爬上来花大于等于半天的心情去写博客了。
最近更是可以谱写一曲“早起工作33天”。冬天正在来,就算每天的起床时间还是一样,天却是越来越暗了。

从高棉国的红色尘土里回来,我对上海的空气宽容了许多。在我每天都还在在意头发上沾染了无数灰尘的同时,身体却能屹立不倒。
在那一个个天未亮的清晨,Saly载着一脸困倦的我们奔驰在林间的小道上。Saly的tuktuk车行驶飞快,我们用帽子遮住脸,依旧生怕风尘里那些细小或粗大的颗粒们肆无忌惮地侵入皮肤。
慢热性的人类,就是在最后一天崩密列在我眼前的时候才感觉它是那样好看。碎石块的废墟,却毫无尘土的破旧。石块间长出的青苔,像是用来安抚你旅客的浮躁心境。觉得小吴哥不是最爱,也许也是因为完美主义作祟,那几个在装修的绿屋顶毁了不少。
时光能泯灭的不只是这些石块表面的深浅。走在这些废墟当中,它们始终是另外一个世界。甚至连接近,交错,或是平行的机会也没有。在这个世界里,有多少机缘是这样的呢。
缘分的诞生好难,遗憾却好容易。所幸的是,它能让我内心无比平静。
在我们回到上海之后上班的第一天,Jac就来和我说,我和他开始恋爱了。在那天我们在金边机场等半夜航班的漫长等待里,因为比较shy,所以当时没有告诉我。我觉得很开心的是,旅途能带给人的念想,除了眼前的景,还有心里的人。它也许不同于你每天坐地铁,眼前行色匆匆的人太多,心里装着的daily checklist太多,都忘记了该发出的声音。
翻出曾经有一条饭否是,我的志愿,是能有那么一天,今天睡,明天醒。在那些个失眠与焦虑的日子里,以为志愿可以缩减到很小。只是现在,每天可以实现这个所谓志愿的时候,却已经连想焦虑的心情也过滤掉了。不知是喜是悲。

上海阴冷的冬天,混杂着张江飞扬的尘土,地铁里嘈杂的空气。每天上下班最累的不是长时间的通勤,不是地铁坐不到位子。而是要和硬盘们挤在一个混浊的空间里,拉扯着衣服,包包,也摆脱不了被踩的命运,最心疼的莫过于保护不了头发。这叫我怎能不想念呢。
每次都会想,等忙过了这个阶段,就可以忙下一个阶段了。过了这个艰难的时刻,就会是下一个艰难的时刻了。所以,现在一定不是最艰难的时刻,坚持的意义就在这里。
棉花糖出新专辑了。本来我上来写是为了这个的。但是听着听着我还是翻出了两年多以前的那一张。可是22岁早已过去,也已经和王子做过道别。所以终于可以做出选择了。
每次坐上飞机,划上飞行模式的那一刻,你是想起了谁。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