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也在这里

有很多时候,想说的话想写的字都是一直以来居住在我们身体里。想不到时,便永远沉寂在那里,直到有一天你再发现它们。
没想到自己还存着中学时打印出来的许多纸。上面有一些当时在华师大某杂志上结识的人儿,一起写的文章,甚至是一些信件。那些人里,直到现在还互相联系的已经不多了,有一些甚至连名字也想不起来了。至多就是后来念了同一所高中或是同一所大学,才会继续有交集。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我自己离开了那个圈子。但是重新读那些文字,虽然是有些矫情,或者说是非常矫情。但是,却非常真实地,想起了十几岁时的自己。
然而就算是想不起来名字的,看见信件里互相的称呼,还是能够想起互相之间交换过的心情,片刻的心情也好。但是却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失去了联系。而现在的他们,又各在哪里做些什么。尽管一直说自己是一个不会朝三暮四,有着固定想法与性格的人,但岁月还是悄然间改变了一个人很多。他们也一定不会想到我现在在做什么吧。
那天爸爸说学校图书馆征集书籍,问我有没有不看了的书拿到学校去。我翻出作协出的许多文集,翻了翻里面有不少自己的文章,开玩笑说这样的书拿给母校图书馆应该比较有意义吧。那天发现组里的一个同事和佳人是高中同学,刚才在翻出来的那堆纸里面有一篇佳人写的高三日记,读着读着还是觉得很好笑,格外矫情得好笑。许多年过后的最近才知道他还写了爱情公寓。真的是很多年了。
从自己出生的地方离开,到达一个更远的地方。接着又从这个城市离开,到另外的国度,一直走一直走。看着前些天传播的那一条关于high mover还是low mover的长微博,理论研究终究是理论,无法对应于自己的身上。就算自己是high mover,却依然有一群从中学起就“相似度极高”的朋友,直到大学、研究生、工作,有强烈地归属感与认同感。这些成长的经历成了一种标签,在茫茫人海中一下子可以发现彼此。嗨,原来你也在这里。
想必手边的这几张纸还是绝版之作。就算是万能的网络也已经找不到当时留下的痕迹了。直到现在我们突然发现过去那时候的自己已经不再熟悉了。那也意味着许多事已经永远成为过去了。
原本前前一周就是用来调整的。突然被拉去北京吸毒之后又加了一个礼拜的班。干燥,寒冷,空气里充满异味与尘土,纵使温暖的空间里也是往来的陌生。直到前一天晚上从湿气重重的地铁站出来,回到家里倒在枕头上就这样睡着了。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