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近要戒掉的东西

试探出我在线。然后问我,appear offline是在躲着谁吗。我想我是在躲着谁呢。
前几天翻出悲惨世界十周年音乐剧的那盒CD。是高中时候的音乐老师在课上让我们听的。
而现在再听能浮现的都是她在相辉楼二楼木地板上安静地走来走去,让我们聆听的表情。那位音乐老师已经抑郁自杀。七年前是我第一次去西宝兴路。
灰尘已经积得很厚了。连擦去都会疼。

长得大了。不是记忆力变差,是想要记忆的能力变差了。人在逆境的时候总是会爆发许多极限。年轻的时候收到一张纸条也会成为长久的动力。把一个字当作十个字来念,时间悠长而缓慢。现在,我们不再相信任何人,留下的证据都可被销毁。心上的证据早已被遏止在深处。总有一天,我把翻天覆地的难过讲给你听。那就是一切的结束。
那句话至今还记得,好像被踩了壳的蜗牛。当时年纪太小不懂,一个人的故事怎么可以埋得这样深。我们每天都在一起念书玩耍,可是却是不同世界的人。
逃避是唯一的出口。能做到的最好的自己,是不论结果喜悦还是悲伤,都能够假装自己足够平静。等到这段时光过去,我们终于又可以找到时间的借口,来宽慰未来的自己。时间也能够以一块伤疤痊愈的周期来计算。看着这个伤疤渐渐消失的时候,下一个就挂身上了。靠这些伤疤数着日子,一辈子好像也就不那么长了。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