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期

脸书与instagram的timeline上开始布满了花的相片。
记忆里,10年的花期挺晚的。3月底跑去关西就为了看樱花,还只是咲き始め。11年3月,我从香港回到东京,在deadline前苦苦挣扎,然后遇上了311。第二天早晨从学校离开时,看到了探出头来的樱花盛开得好热烈。那本是日本最美的季节,而当时的东北被灾难席卷之后还在下大雪,我还担心着海啸何时扫到东京湾也将我的小房间席卷一空。生命的绽放其实就是如此短暂。12年的春天是毕业典礼,就是现在的季节。忙着告别,与这座城市与城市的人。其实是还会回来的。其实我们都明白,告别不是为了对过去负责,只是为了下一个开始找一个体面的借口。
这一年,换了新的MUJI 3月始日历本。好像逐渐地把合上一页翻开另一页的时间从秋天移到了春天。打开红心歌曲,好像那些伤疤的旋律慢慢流出来。我现在坐着,一边开着阅读器。看了一半便忍不住打开自己的窗口。阅读的故事总是麻醉伤口,而真正能够治疗的,是不顾一切揭下伤疤,再等待漫长的新皮肤生长出来的过程。当然,那也意味着有永远治愈不了的可能。
翻timeline是件极其残忍的事。它说564天之前,我在刚搬进不久的海边14层公寓,一件一件地丢掉你留下的垃圾。我等了那么久,你终于提起行李来到我的城,可是装的却不再是我的故事。635天之前,夏日的三四郎池前横七竖八的啤酒罐。而喝了那么多却坚持着清醒的脑袋,在commons改完论文后看着半地下窗户外的天一点点亮起。这所学校有着一股清晨的迷人气味,让人的身体再疲惫,心依旧异常宁静。658天的那两句话,恰好是我说给你听的。喜悦的是说得那么精准,好似我能抚摸到你的心脏。悲伤的是那些伤一道一道的,划在你的心上,也刻在我的心上。终于找到731天前,我也有写下当时的故意。已经凌晨的街头,我握着仅剩个位数百分比的手机,祈祷上帝你一定会平安。751天之前,我们安静地听完这一场演唱会,这一首暧昧已经听了将近二十年。
那么我把这一段单独讲给你听。在我的心里总有一道屏障,从未有人跨越。在这长久的岁月里,我把所有的情绪都用深呼吸去消化,积郁在心里越来越厚重。所以这些从未向人说出的故事,从未有过听众的倾诉,好像从来就不需要出口。它们在我抑郁已久的心里居住,已经成为了习惯。同时它们又好像是我心脏越来越厚的保护层,在还没有人可以相信与理解的人生里,我更倾向于一个人生活。因为我更害怕对你的相信也成为负担。等到有一天,我的每一次呼吸都有你在保护着我,我想那就是屏障消失的那一天。
生命里的遇见是何其有幸。能够在彼此的眼里看到这一季花朵的绽放。这些日子慢慢过去,我总给自己设下期限。期限并没有真实的天数,却有心灵皈依的那一天。我知道这一天总要来的。你挺得住吗亲爱的。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