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迟迟没有来

今年德国的冬天特别久。easter的这几天,我所带的仅有冬季衣物裹在身上也抵御不了寒冷。不过当雪真的下大了起来,反倒不再觉得冷了。在我的生活里,每当出现惧怕与痛苦的时候,我都告诉自己,这条路总是要走的。就像在札幌的滑雪场,做完了心理斗争就闭上眼睛向山下冲吧。翻滚,倒地,头破血流。
夏令时之后,德国的白天就变得好长。晚上八点依然亮堂堂的天空,让我想起我唯一惧怕东京的是,日照太短,冬天尤其。经常到了下午4点就快天黑。于是黑夜就变得很漫长。对于我这个容易沉迷黑夜的人来说,长久的沉迷就会从喜悦逐渐变成痛苦。和吸毒的效果类似。

历史总是主观的。我有时候总是在想,一件已经发生的事,是怎样保存下来的状态,才能称作是历史。然而我反反复复地寻找方法,始终没有找到。我习惯于将线索保留,是为了能获得更完整的记忆。一个人愿意记住的总是快乐的事。所以我总是能更直白地揭穿这些美好的回想。
因为装着太多的事实。思考就变得越来越难。在事实面前,你的想法总是变得很无力。不愿说出来是过不去心里这道坎。好像一旦说了出来,许多牵绊,想象与思考就会被切断。
其实道理极其简单。对我来说却是个障碍。蜗牛的壳太脆弱,你一直穿着也没用。

又过去一年了。这一年我想了很多事。但是时常觉得累。我把原因归结于25岁以后就开始迅速变老了。那些原来的信誓旦旦,变成了缓慢的自我麻醉。离开一座城市,又回到一座城市,再离开一座城市。在没有你的时候,哪里都感觉陌生。
因为我将不能再在你身边了。于是本该在未来再对你说的那些赞美,爱意与感谢,只能现在全部说出来。和彩色铅笔是一样的道理,在意的东西会先消失。
所幸的是,在海拔几千米的山顶学会的深呼吸,在面对痛苦的时候可以用来消化痛苦,变成沉默。如果戴着面具也能幸福一生。我想这样也挺好的。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