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王子

看到棉花糖休团的消息很是惊讶,进而是悲伤。记得原本在今年白色情人节那天会有演出,那是出发的前一天。后来延迟了,延迟到现在竟然等到了休团的消息。
我拿出手机开始反复播放铃声。再见王子是永远的最爱。手机换了好几个,铃声却始终是你。
我曾经说,棉花糖的歌不适合在喇叭里放。它必须是塞着耳塞,声音开到最响,坐在看得见风景的窗口。你看到风景在一排排地向后,所以你知道你的心是向前的。那股声音会给你无限的勇气。
还记得看过棉花糖唯一一场live,是在MAO。那是我还在二十二岁,未满二十三岁的时候。当时我说,没有一个歌手或者乐队能够让我觉得深呼吸时都是向上的气味。在我二十二岁的时候,你出了一张专辑叫做再见王子,从此永远放在我的iPhone里。这张专辑里面有一首歌叫做二十二,那是我开始天马行空走在另一个城市的年纪,终于开始有生活的全部都想做好,空气里的呼吸都想去爱的感觉。
那年在太平山顶等待缆车下山的漫长里,在深夜的咖啡店前焦灼等待的漫长里,在冰天雪地等待车窗外升起曙光的漫长里,爱是那样灿烂的一件事,可以融化这一切的等待。

世界如此之大,能相遇已是幸运。在我习惯在自我的世界里思考,不想走进别人世界也不想别人走进我的世界的人生里,与人交换的思想,心愿,甚至是绝望,都是那么难得而缓慢。我总是一个太慢热的人,在这一切来临的时候接受得很慢,在这一切都要远离的时候也接受得太慢。我们勾过的手指,是放下这颗心去希望一切的真实。我对你灿烂的,灰暗的,热烈的,绝望的爱,都是真实。即使我明白真实的代价就是清晰的伤痕,却也好过畏惧。而现在,在我习惯了在与你共同的世界里思考与生活,我的真实却无法与你的真实相遇。失望是期待的落空,最卑微的期待成了绝望。
我们有时候会分不清到底是失去本身的痛苦,还是顺应失去以后的生活的痛苦。伤疤总是在刚开始的时候最痛,在快要好了的时候会不断提醒你它的存在。假如你没能坚持到它的痊愈,往往你会忍不住再去揭开它。新的一轮伤疤就又这么开始。当爱已经不再灿烂的时候,再也无法融化任何等待。

今天看到你对我说那句戳中泪点的话,并且加了一句“这句话我只说这一次”。我面对电脑屏幕与对面的印度姑娘不知所措起来。在挣扎着怎样让眼泪回到眼眶的过程里,我觉得你是那样的真诚。是那样一种不加掩饰的,真实的情感,传递到我的心里成为我的能量。在我的小宇宙已经消失殆尽的时候,在我苦苦哀求也换不来一丝真实的时候,是你的能量可以让我继续坚持下去。
棉花糖的休团公告里说,棉花糖是一种精神。在年轻与不年轻的年岁里,你都给了我许多勇气。期待有一天你们可以再回到那个勇敢与灿烂的小球和圣哲,一起再出现在我们一路坚持的生命里。再见吧我的王子,梦想还没有消失。我会并着你的勇气一起坚持。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