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我们

还没有几天就要回去了,手上的指甲油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离开我的手指,仿佛在鄙视着我的拖延症。但是我的桃粉色已经涂完了,Hermes的尼罗河花园也用完了。一切终止得刚刚好,也有那么一点着急。
德国的天气终于开始变成正常,漫长而纠缠的不正常的5月终于过去。带来的没有机会穿的夏天衣服又重新塞回箱子里。这看起来仿佛恢复了正常的一切,却掩盖了一大块心的缺口。回想起来这个5月,在主动以及被动地面对一些伤害的时候,我站在这里等待,等得心上被划了一刀又一刀。而在那之后的日子里,我开始很傻地去掩盖这些伤,让别人配合自己一起自欺欺人。而实际上我依然是这样一个等待的姿势,心上的伤口没少多少。我也没指望能够疗好它们,因为我说等一等你。终于能够在一个人面前可以直言不讳的时候,你就是你自己。如果亲近的距离是正的,伤害的距离是负的,那么什么时候才是刚刚好,两颗心可以正负抵消重叠在一起。
而奇怪的是,旁人看来再不正常的折腾,我也只能笑笑,算了,撒手还人吧。我看看自己,果然爱能敌过一切。我原本也就什么都没有,唯有爱。在爱都没了的时候,别说一切了,狠命保护的都会变得不足挂齿。爱是如此卑微而奢侈的感情,我给出去放在空气里,没有人接住。
到了最后一天,我终于辨别出自己不是拖延症而是舍不得。我开始有些失控,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放了些什么。坐在嘈杂的人群里也会流下眼泪。
那时候放给你听「你在烦恼什么」。没有不会淡的疤,没有不会好的伤,没有不会停下来的绝望,你在犹豫什么啊。听毕自己被自己挑的这句歌词击中了。路上迫不及待打电话给你挨骂一顿,然后流一场眼泪。流完了还是继续自欺欺人哪。
最初的我们也许拥有太多的绝望,摊开了心给对方看。在珍惜与保护这些绝望的过程里,获得了最惺惺相惜的时光。而最后这些绝望都堆积在了我们之间。我永远不离开你,这是多么美好而忧伤的谎言。

Leave a comment ?

72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